Site PathHome > > 法制 > 反腐
0

陜北榆陽:違法占地觸目驚心,相關執法為虎作倀

調查 | 陜北榆陽:違法占地觸目驚心,相關執法為虎作倀



香港環球新聞在線西北訊:(記者:牛金鳳)信息來源于:(檢察風雲雜誌社網站)土地是生存之本,土地管理問題事關糧食安全,經濟社會發展全局。經歷過陜北黃土地上貧苦日子的習近平總書記說「農田就是農田,農田必須是良田。決不允許任何人在耕地保護上搞變通、做手腳,『崽賣爺田心不疼』。」並多次強調,糧食生產根本在耕地,必須牢牢守住耕地保護紅線。
01  毀壞財物案嫌疑人逍遙法外,受害人身陷囹圄
榆林市榆陽區金雞灘鎮的金雞灘煤礦系陜西未來能源化工有限公司的一家大型煤礦。近年來,該公司為了給該金雞灘煤礦修一條運煤鐵路謀取更多利潤竟然無視農民群眾的利益,在榆林市政府沒有做出任何征收決定的情況下就采取先毀苗、毀林、毀房、毀廠的犯罪手段形成既成事實,然後逼迫農民補簽宅基地使用權、林地承包經營權轉讓協議等,誰敢站出來保衛自己的家園、財產,誰敢拒簽協議,該公司就勾結當地政府及公檢法部門,對誰嫁以「尋釁滋事罪」的惡名予以拘留、逮捕、判刑。遇到膽小軟弱的村民就「半匹紅紗一丈綾,系向牛頭充炭值」,強搶霸占農民宅基地、林地、耕地良田的現象非常惡劣,令人發指。
家住榆陽區金雞灘鎮白舍牛灘村二隊的村民楊軍因不同意將個人的土地征用給金雞灘煤礦。金雞灘派出所所長苗世平就多次威脅、施壓、明確告知楊軍說:金雞灘煤礦是榆陽區政府參股的國有企業,這是政府為修建鐵路而實施的征地行為,你作為一個普通老百姓必須配合政府,不應該公然和政府作對,否則公安機關將會處理你,把你關起來。楊軍要求其出示「榆林市政府的征收決定」,卻沒有人能拿出來。
2020年1月6日淩晨,金雞灘煤礦拆遷科的頭頭及幫兇以建設金雞灘煤礦運煤鐵路專用線經過楊軍的宅基地、工廠、林地為由,在榆林市政府沒有任何征收決定的情況下,趁楊軍家人外出不在家之機,雇傭多輛大型鏟車,在楊軍及家人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將楊軍家門口電線割斷,將楊軍的200000多棵樟子松,3000多棵棗樹,3000多棵杏樹的林地、固耕土地、住房、工廠廠房設備、原材料、零件等全部推毀,致楊軍家人無家可歸,給楊軍家造成難以估量的嚴重經濟損失。事發後楊軍向榆陽區公安局、金雞灘派出所報案。榆林市榆陽區刑警大隊技術中隊和金雞灘派出所民警到達現場。上述機關均未對楊軍所受的損害給予實質性的處理。對金雞灘煤礦中一個龐大團夥故意毀壞巨額財物犯罪案,金雞灘派出所的苗所長一直以各種借口不予立案,後楊軍向榆陽區檢察院申請立案監督,向市領導求助反映,派出所苗所長還是不給立案。

 
(強拆歹徒暴殄天物幾十年的合抱防沙林木慘遭毀滅)
2020年3月27日,金雞灘鎮政府為了造成楊軍家人接受賠償的假象,秘密給楊軍個人銀行帳戶轉進了35.981820萬元,企圖通過這種方式硬性解決,楊軍查出是金雞灘鎮政府所為後,通過銀行原路退還到了金雞灘鎮政府帳戶。
2020年6月3日上午9時許,金雞灘鎮副鎮長李強及鎮政府領導三位與數十位政府幹部,中鐵三局六位領導,未來能源金雞灘煤礦拆遷科領導姚書清、科長時建華、馮有良、王強、金雞灘土地所的張斌帶領一輛大巴車、數輛小轎車載有100多社會閑雜人員、雇傭6輛挖掘機、4輛裝載機、6輛翻鬥車來到楊軍的宅基地,拉上警戒線,沒有出示「市政府征收決定」的情況下,只說這是什麽政府保障工程,便強行將前述被毀財產進行二次摧毀,並對楊軍和楊軍母親進行毆打。楊軍撥打110報警,金雞灘派出所的苗所長和七位民警到達現場,苗所長和七位民警沒有保護村民楊軍家人的合法財產和人身安全,反而過來搶走楊軍弟弟楊雲飛現場維權攝像的手機並將其弟弟及其母親強行用手銬銬走,帶回派出所進行威脅!告知不容許再阻擋,如果再阻擋按妨礙公務罪拘留!
楊軍母親和弟弟害怕了,被迫簽了保證書,於2020年6月3日晚12點釋放。6月5日,金雞灘派出所的苗所長給楊軍打電話,說讓楊軍找他,他牽頭幫楊軍協商,如果不去,他就將楊軍母親和弟弟再次拘留……
直至2020年11月2日,經楊軍與其家人不斷向上級部門及領導反映,金雞灘派出所的張曉峰所長(新上任的所長)終於通知對毀壞楊軍家巨額財物的犯罪分子立案了。但隨後對這個龐大的犯罪團夥只是象征性地抓了兩個蟊賊了事,一任幕後主使及現場實施犯罪幫兇長期逍遙法外。
此後,為了打壓楊軍及其家人上訪告狀的意誌和決心,榆陽分局刑警隊的王強竟然給捍衛家園的受害人(楊軍和楊雲飛)栽贓了一個「尋釁滋事」的罪名。2021年6月19日將楊軍刑拘,2021年7月26日取保候審,刑拘了37天;2022年2月17日,楊雲飛被帶至刑警隊關了一天,第二天便被刑事拘留羈押在榆陽區看守所。2022年3月5日,釋放了楊雲飛並作出了行政處罰決定。楊雲飛認為,該處罰決定認定事實錯誤。他只是將車開至自家的合法承包地,面對的是非法強占耕地、毀壞財物犯罪、破壞生產經營罪的犯罪嫌疑人,包括鎮政府的工作人員。所謂的「專線工地」即便是合法項目,在「榆林市政府沒有做出決定」前,該土地也還在個人名下屬於集體資產。對自己的行政處罰程序顯然是違法的,為了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楊雲飛申請了行政復議。於2022年3月17日榆林市人民政府依法受理了該申請並發了通知。


 
(刑事拘留後改行政處罰書及行政復議受理通知書)
金雞灘煤礦故意毀壞財物案,榆陽分局在2021年3月移交至榆陽區檢察院,但直至現在也沒有起訴至法院。楊軍去了榆陽區檢察院近百次,辦案檢察官明確表示:案件審理早已結束,理應提起訴訟,但是某某領導不同意。由此可見,案件在辦理過程中受到諸多參與工程的大小領導們的層層阻礙。
2022年3月4日,榆林市公安局榆陽分局以尋釁滋事罪將楊軍執行逮捕。在調查走訪過程中村民問記者:「整個村裏被非法違占1000畝,個人財產受到非法侵占正當防衛下就構成尋釁滋事罪嗎?!」
02 煤礦違法圈占林地百畝建房無視,村民畜禽圈舍卻遭強拆
榆林市榆陽區大梁灣煤礦老板王永潔為了金錢利益,不顧百姓死活,野外的煤層挖凈了就瘋狂地掘取村莊地下的煤層,致許多村莊地陷屋塌,水源斷流,土地荒蕪,村民流離失所,許多村莊淪陷為殘垣斷壁的無人區。
為了平息民憤,最大限度地降低賠償,煤老板王永潔和個別官員及上一屆某些村級幹部勾結起來,恣意非法占用農用地毀壞固沙林地百余畝,以大梁灣煤礦的名義,「征了(買了)」西張牛灣村民小組100畝林地(原本說每畝7萬元,但只給了7千元就開幹,騙取少數村民的簽名,有的還是假冒簽名),毀林仿建城市小區房,違背自然規律,把村民集中圈起,美其名曰「為搬遷安置村民」。


 
(金雞灘鎮掌蓋界村西張牛灣小組「新農村」項目)
看起來整齊劃一,可村民怎麽生活?買地建房毀壞的是村民祖孫三代人辛辛苦苦造起來的沙漠防護林,嚴重破壞了當地的生態環境,毀林數量特別巨大,說是100畝,實際超過了100畝。農村土地廣闊、飼料豐富。千百年來,農民利用天然優勢在房前屋旁的荒坡邊角地建蓋畜禽圈舍飼養謀生已成傳統特色。然而金雞灘鎮政府某些官員卻說建蓋畜禽圈舍占地違法,下令拆除,自己不拆者就派挖機強拆。強拆隊人員眾多,來勢洶洶,一時間墻倒舍塌,塵土飛揚,羊群驚恐慘叫亂跑,誰敢阻擋立即抓起,把娃娃嚇得苦爹喊娘,影響極為惡劣。煤老板圈占百余畝林地毀林建房違法犯罪都不管,百姓在自家房前屋旁蓋幾間畜禽圈舍合法經營卻遭強拆。這不是明顯的「官商勾結恣意縱火,村民點燈立即蹍滅」。

 

(西張牛灣村村民蘇世平站在被煤老板地下攻陷致其倒塌的房前欲哭無淚)
 
掌蓋界村村民去林業派出所討說法,林業派出所給了群眾答復,占他們的地有林業廳的批復,但只見到復印件,還不讓拍照。有村民提出批復的真實性,即便是有,是不是合法?為什麽不讓拍照呢?難道是見不得陽光?!!!村民蘇世平告訴記者:掌蓋界村「新農村項目」買地建房非法占用的是農用土地。修路毀壞的是村民辛辛苦苦造起來的沙漠防護林,嚴重破壞了當地的生態環境,而且毀林數量特別巨大,說起是100畝,實際超過了100畝。
03   招商引資既然手續齊全,新修大道為何用沙覆蓋
1952年10月21日由陜西陜北防沙林場與金雞灘鎮柳樹灘村簽訂《公私合作造林合同》。簽訂後,柳樹灘村組從1952年開始在這片土地上種柳樹、沙柳、沙蒿、紫穗槐。
1982年為了響應政府「綠化造林,誰造誰有」的政策,同年2月在柳樹灘村村支書王恩則、小隊長李樹華組織帶領下,通過抓鬮的方式將任務分配到戶。村民積極響應國家的政策號召,在沒有道路、工具的艱苦環境下,大家都是用肩扛樹苗的方式,栽種了大量的楊柳、柳樹、紫穗槐。原來飛沙走石、寸草不生的地貌達到了徹底的改變。一代代柳樹灘村村民付出的心血和汗水,使得荒地變綠地。
招商引資是黨和國家的大政策,也是地方政府的大事,可以解決一批人的就業問題而且能夠創收。招商項目榆陽區產業園得到了村民的大力支持。產業園占地850畝,修路占地100畝。但隨著鋁下遊產業園的開工建設,柳樹灘村幾代人辛辛苦苦栽種的青苗植被徹底被毀。榆陽區金雞灘鎮柳樹灘村七十歲的李中奎老人掩面而泣說光自家承包的林地109畝全被征用,用於鋁下遊產業項目。鋁下遊產業園管委會以及榆陽區金雞灘鎮人民政府相關工作人員只是對被征林地進行了統計,到現在也沒有給一分錢的補償。自家不僅失去了承包林的機會,也失去了利用承包的林地繼續發展的根基。看到一生的辛苦化為烏有,內心的痛苦與日俱增。這片土地不僅僅是一塊承包地,更是幾代人耕耘的產業,發展的根基。看到大家辛辛苦苦勞作而讓一片片的荒地變成的綠洲再次消失,且未給予任何的補償,這樣的行為嚴重傷害了老百姓對政府的信任感。

 


(寬20米長5公裏的入園大道一段被沙土掩蓋)
任何理由都不能作為違法的借口,柳樹灘村950畝,掌蓋界村100畝,白舍牛灘村1000畝,三個村的老百姓反映的非法占地面積加起來2000多畝,實在是觸目驚心。榆陽區這一系列的非法占地,有禁不止,有令不行,巧立名目,欺上瞞下,毀田毀林,失職瀆職,利益輸送,形成了「土地腐敗」的重重亂象。當地有關部門領導以各種理由對抗土地管理法的實施,對抗黨中央的政策。有的是新農村的建設,有的是棚戶區的改造,有的是產業園的引進,有的是林業廳的批復……任何理由都不能作為違法的借口。為核實違法占地畝數記者走訪各相關監管單位。
2022年3月10日下午三點到榆林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榆陽分局,王開富局長不在崗,辦公室主任說王局長請假沒來。隨後到榆林市榆陽區林業局,未見秦剛局長,辦公室主任說局長下鄉。接著來到榆林市生態環境局榆陽分局,得到的還是姬偉泉局長不在,可能去開會。當日下午四點半左右到達榆陽分局森林派出所,門衛協警說所長正在開會,到六點左右散會後記者沒見到李亞武所長,隨後找到指導員,指導員說他不清楚大梁灣煤礦的事,李所主管這塊,讓記者找李所長了解情況。調查了解陷入僵局。至發稿前榆林市政府沒有做出任何土地征收決定和財產征收決定。
(小編有話說)

基層幹部是連接黨和人民群眾的最後橋梁,本該是靠基層幹部給群眾送去黨的關懷,這「最後一公裏」在利益面前卻成了分化群眾和黨的一座大山。本該為人民群眾謀福利的基層幹部,卻成了損害黨和國家形象的罪魁禍首。堤潰蟻穴,氣泄針芒。莫讓基層貪腐之蟻,潰了群眾信任之堤。「群眾利益無小事,一枝一葉總關情。」只有心中存著百姓、把手放在百姓心頭,肩上扛著群眾的期盼,才會不辜負人民的期盼,才會厚植黨的執政基礎。後續結果如何?記者將持續關註。

編輯:焱濃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