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PathHome > > 法制 > 反腐
0

陜西渭南中院:內外勾結造偽證 現行嫌犯連獲勝

陜西渭南中院:內外勾結造偽證 現行嫌犯連獲勝


香港環球新聞在線訊:(記者:萬瑩 信息來源:央視訪談,——關於渭南市中級法院趙繼峰張效虎王軍濤等五法官人民陪審員嚴重涉嫌“徇私枉法”“枉法裁判”犯罪問題的舉報信

舉報人:王建軍,男,漢族,1969年10月11日生,陜西渭南人,家住渭南市臨渭區故市鎮巴邑村三組,系渭南市臨渭區故市鎮淑琴春光園釘廠(以下簡稱“春光園釘廠”)的法定代表人,廠長,身份證號:612101196910116411,聯系電話:130 6030 9728

犯罪嫌疑人:渭南市中級法院審判長趙繼峰(原民一庭副庭長,現民二庭庭長)、審判員張效虎、代理審判員王軍濤,人民陪審員王崇軍、袁冰,共五嫌犯

舉報請求:1、依法追究渭南市中級法院法官趙繼峰、張效虎、王軍濤,人民陪審員王崇軍、袁冰五人涉嫌嚴重“徇私枉法罪”、“枉法裁判罪”的刑事責任;

2、依法連帶追究渭南市渭陽化工廠(以下簡稱“渭陽化工廠”)廠長馮熙翔等人嚴重涉嫌“偽造國家證件罪”、“偽造企業印章罪”二罪並罰的刑事責任。

事實理由:一案情簡介

(一)渭陽化工廠廠長馮熙翔等人公然偽造“企業法人營業執照”,企圖改變企業性質,侵吞巨額集體財產為私有

2016年6月6日,原告“渭陽化工廠”訴被告“春光園釘廠”等“土地使用權轉讓合同糾紛”一案在渭南市中級法院進行了公開開庭審理(有錄音錄像)。

開庭前數月,被告方從法院復印的證據材料中發現原告向法院提供的一張註明經濟性質為“私有”的“渭陽化工廠”“企業法人營業執照”是偽造的,因為被告方知道“渭陽化工廠”的經濟性質為“集體”。於是便向以嫌犯趙繼峰為審判長的前述五人合議庭人員進行了多次口頭舉報渭陽化工廠廠長馮熙翔等人嚴重涉嫌“偽造國家證件罪”的問題,但均被“置之不理”。


上圖:2015年9月29日原告立案時至2016年6月6日庭審前夕一直使用的、偽造的經濟性質為“私營”的假“企業法人營業執照”

誰知在2016年6月6日當庭開庭質證時,馮熙翔等嫌犯竟然和趙繼峰等五個合議庭嫌犯合謀將一張註明經濟性質為“集體”的渭陽化工廠“企業法人營業執照”復印件放在了原告的證據中,上面註明是“2016年6月2日,與原件一致”,並蓋有渭南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臨渭分局的公章。這就當庭暴露、進一步坐實了原告“渭陽化工廠”2015年9月29日立案時至開庭前4天所用的註明經濟性質為“私有”的“企業法人營業執照”是偽造的。


上圖:由於被告不斷舉報原告“渭陽化工廠”馮熙翔等偽造前述假“私營”企業法人營業執照犯罪行為,庭審前夕2016年6月2日,馮熙翔等人逼迫從臨渭工商分局復印出經濟性質為“集體”的營業執照,進而證明了馮熙翔等人偽造國家證件,試圖侵吞巨額集體資產為私有的事實。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條……教育公民自覺遵守法律,積極同犯罪行為作鬥爭,維護社會主義法製,尊重和保障人權,保護公民的人身權利、財產權利、民主權利和其他權利,保障社會主義建設事業的順利進行。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八十四條對於有下列情形的人,任何公民都可以立即扭送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或者人民法院處理:(一)正在實行犯罪或者在犯罪後即時被發覺的;……

以趙繼峰審判長為首的五個合議庭人員既是“法官”,又是公民,比一般普通公民更懂法,比一般普通公民負有積極同犯罪行為作鬥爭的義務更重。可是當2016年6月6日馮熙翔等人“偽造國家證件罪”明擺到法庭時(犯罪後當庭暴露),趙繼峰審判長為首的五個合議庭人員卻個個出賣法律正義與良知,人人裝聾作啞!

根本不要指望他們積極同犯罪行為作鬥爭,更不能指望他們當庭捉拿或扭送“犯罪後被即時發覺”的犯罪分子了。

於是6月6日當庭,被告要求原告“渭陽化工廠”出示2015年9月29日立案時至開庭前4天所用的註明經濟性質為“私有”的“企業法人營業執照”的原件,誰知趙繼峰審判長為首的五個合議庭嫌犯公然說“庭前我們已經核對過了”糊弄被告,拒絕被告對假原件當庭質證,以免被告方當庭被抓獲歸案。

無奈,被告方6月6日當庭再次向以趙繼峰審判長為首的五個合議庭嫌犯舉報了“渭陽化工廠”廠長馮熙翔等人“偽造國家證件罪”當庭明顯暴露出的犯罪事實,但趙繼峰等五個合議庭嫌犯恃權傲慢,還是置之不理,當庭包庇縱容馮熙翔等人的“偽造國家證件罪”的犯罪惡行。

趙繼峰等五個合議庭嫌犯之惡行真是令人發指!

後經被告方多反映舉報,2020年11月14日10時,渭南市公安局臨渭分局已對此偽造渭陽化工廠營業執照涉嫌犯罪之事正式立案(案件編號A61050258 0000 20201 10003)。

(二)渭陽化工廠廠長馮熙翔等人公然“偽造“春光園釘廠”印章,進而偽造《承諾》書,偽造《合同附件》”

2016年6月6日庭審中,被告方“春光園釘廠”發現原告“渭陽化工廠”所舉證據中的兩個(一個《承諾》,一個《合同附件》)中所蓋“臨渭區故市鎮淑琴春光園釘廠”公章涉嫌偽造,要求原告出示原件核對。但趙繼峰等五合議庭嫌犯卻“以庭前證據交換時都已經看過了”、“合議庭庭前核對過了”之類的謊言為原告方“救急”。


上圖:馮熙翔等人公然偽造的“春光園釘廠”印章圖案,進而偽造了此《承諾》書

這純屬捏造的謊言!庭前以趙繼峰為首的合議庭根本沒有組織過“庭前證據交換”,也更沒有讓雙方互看過對方的證據原件,縱使合議庭庭前核對過所謂的“原件”,也應在法庭上讓被告方再質證核對.

於是,被告當庭口頭要求鑒定前述公章的真偽,但是趙繼峰等五合議庭嫌犯卻置之不理。被告方對當庭的口頭鑒定申請不放心,庭審結束當日又向法庭提交了書面鑒定申請,法庭書記員王夢婕收到後向被告方出具了收到鑒定申請的收據。果如被告方所擔心的,趙繼峰等五合議庭嫌犯數年來遲遲不委托相關部門鑒定。


上圖:馮熙翔等人公然偽造的“春光園釘廠”印章圖案,進而偽造了此《合同附件》


上圖:2016年6月6日庭審結束當天,因被告對當庭提出的口頭鑒定不放心,當天又正式遞交了對前述假印章進行鑒定的書面申請,書記員王夢婕向被告方出具了此《收據》。

無奈,2017年2月14日,就此偽造企業印章的犯罪行為,被告方又向臨渭分局故市派出所報了案,該派出所向被告方出具了受案回執。

為了查實證據,在久久無果的情況下,“春光園釘廠”只好自己委托“西北政法大學司法鑒定中心”對上述兩個印章進行鑒定,鑒定結論顯示:與樣本印文不是出自同一印章蓋印形成(有西法大司鑒中心【2018】文鑒字第083號印文鑒定意見書為證)。

這也進一步證實了趙繼峰等五個合議庭嫌犯恃權傲慢,當庭及庭後公然包庇縱容馮熙翔等人嚴重涉嫌“偽造企業印章罪”的犯罪惡行。

二法律評析

馮熙翔等人已構成“偽造國家證件罪”、“偽造企業印章罪”

法官趙繼峰、張效虎、王軍濤等五合議庭成員已構成“徇私枉法”、“枉法裁判”犯罪

1、為什麽說馮熙翔等人已構成“偽造國家證件罪”、“偽造企業印章罪”?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八十條一款【偽造、變造、買賣國家機關公文、證件、印章罪】【盜竊、搶奪、毀滅國家機關公文、證件、印章罪】偽造、變造、買賣或者盜竊、搶奪、毀滅國家機關的公文、證件、印章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製或者剝奪政治權利,並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二款【偽造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民團體印章罪】偽造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民團體的印章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製或者剝奪政治權利,並處罰金。

(1)、根據前述事實,結合本條法律,當2016年6月2日所加蓋渭南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臨渭分局公章的、上面註明經濟性質為“集體”的渭陽化工廠“企業法人營業執照”復印件出現在2016年6月6日庭審現場時,2015年9月29日“渭陽化工廠”廠長馮熙翔等人立案時至開庭前所偽造、使用的、經濟性質為“私營”的假企業法人營業執照”,已涉嫌嚴重涉嫌“偽造國家證件罪”的犯罪事實就已昭然若揭了。

(2)、2016年6月6日庭審當天,被告“春光園釘廠”發現“渭陽化工廠”廠長馮熙翔等人涉嫌偽造“春光園釘廠”公章,進而偽造《承諾》、偽造《合同附件》,當庭要求對“印章”真假進行鑒定,未得到明確許可;庭審結束當天被告“春光園釘廠”又向趙繼峰為首的合議庭遞交了書面鑒定申請,但還是遲遲數年不給鑒定。

無奈,“春光園釘廠”只好自己委托“西北政法大學司法鑒定中心”對上述兩個印章進行鑒定,西法大司鑒中心【2018】文鑒字第083號印文鑒定意見書顯示:果然不是出自同一印章蓋印形成的鑒定結論,也進一步證實了馮熙翔等人構成“偽造企業印章罪”的犯罪事實。

而前述馮熙翔等人兩個明顯的犯罪事實對身居高位大權在握的渭南市中級法院法官趙繼峰等五個具有較高法律專業素養的合議庭嫌犯來說是心知肚明的,並且還是被告“春光園釘廠”庭審前、庭審中、庭審後多次向趙繼峰等五個合議庭法律專業嫌犯多次報案,均置之不理。

2、為什麽說趙繼峰、張效虎、王軍濤等五個合議庭人員已構成“徇私枉法罪”?

(1)、《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條一款司法工作人員徇私枉法、徇情枉法,對明知是無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訴、對明知是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訴,或者在刑事審判活動中故意違背事實和法律作枉法裁判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司法工作人員收受賄賂,有前三款行為的,同時又構成本法第三百八十五條規定之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2)、《刑法》第九十四條【司法工作人員的範圍】本法所稱司法工作人員,是指有偵查、檢察、審判、監管職責的工作人員。

(3)、《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一條妨害司法行為訴訟參與人或者其他人有下列行為之一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情節輕重予以罰款、拘留;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一)偽造、毀滅重要證據,妨礙人民法院審理案件的;……

本案一審便是渭南市中級法院,審判長趙繼峰(當時為民一庭副庭長)、張效虎(審判員)、王軍濤(代理審判員)、人民陪審員王崇軍、袁冰五嫌犯是有著較深厚的法律素養的,否則趙繼峰也到不了副庭長的高位。從前述《案情簡介》中可知:此趙繼峰等五合議庭嫌犯對馮熙翔等人嚴重涉嫌“偽造國家證件罪”、“偽造企業印章罪”的事實情形是非常清楚的,但就是百般包庇、掩飾、縱容,拒不依法移交相關部門追究馮熙翔等人的刑事責任,使其長期法外逍遙,就連一個最低層次的罰款、拘留也沒有,這不是公然的“徇私枉法”犯罪是什麽?

3、為什麽說趙繼峰、張效虎、王軍濤等五個合議庭人員已構成“枉法裁判”罪?

民事、行政枉法裁判罪是指:民事、行政審判人員故意違背事實和法律,在民事、行政審判活動中作枉法裁判、情節嚴重的行為。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條第二款【民事行政枉法裁判罪】在民事、行政審判活動中故意違背事實和法律作枉法裁判,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1)、2016年6月6日法庭質證時,被告“春光園釘廠”要求原告“渭陽化工廠”出示其所舉兩個證據一個《承諾》、一個《合同附件》(註:此兩證據均為復印件,蓋的是所謂“臨渭區故市鎮淑琴春光園釘廠”公章)的原件時,被告拿不出來,而趙繼峰等合議庭人員竟然為被告幫腔,以“以庭前證據交換時都已經看過了”、“合議庭庭前核對過了”之類的謊言欺騙被告。

真是無法無天!

那一條法律只許合議庭庭前核對原告證據,不準被告當庭核對質證?

這分明是在與原告“渭陽化工廠”廠長馮熙翔等犯罪分子同流合汙,坑害被告一方,為枉法裁判作準備!

(2)、更為離奇的是:被告上訴後在二審陜西省高院閱卷時發現了一份2016年7月6日由法官趙繼峰、張效虎、王軍濤等給陜西省泰普律師事務所李棟房律師作的一份《談話筆錄》



上圖:2016年7月6日,法官趙繼峰、張效虎、王軍濤等與李棟房律師合夥作的偽《談話筆錄》。李棟房(又名“李棟”)為了減輕處罰,2020年12月12 日已向渭南市公安局臨渭分局故市派出所投案自首。

這一份談話筆錄的內容為:李棟房(又名“李棟”)律師“承認”說2008年前後他是馬雙全的法律顧問;渭南市渭陽化工廠與馬雙全的土地轉讓合同他知道;並且說前述《承諾》的內容他知道,具體是不是他送的記不清了,但《合同附件》確實是他送的。

這純粹是一個偽證!

首先,馬雙全及“春光園釘廠”在案發當時與李棟房(又名“李棟”)及其原來所在的陜西恒濟律師事務所,及現在所在的陜西省泰普律師事務所沒有簽過法律顧問合同(這兩個律師所中恒濟所出過相應的證明),也沒有單獨委托過李棟房律師送過什麽前述《承諾》或《合同附件》。

其次,二審被告方(上訴人)發現此份虛假的《談話筆錄》後,被告方到陜西省泰普律師事務所進行了核實,該律師事務所證明在案發當時馬雙全及“春光園釘廠”沒有與其律所簽訂過法律顧問合同。

其三,二審被告方(上訴人)發現此份虛假的《談話筆錄》後便向相關部門反映李棟房律師這個違法亂紀之徒與趙繼峰、張效虎、王軍濤等法官勾結起來坑害被告方、枉法裁判的犯罪惡行。為了減輕罪責,2020年12月12日,李棟房(又名“李棟”)律師就此事已向渭南市公安局臨渭分局故市派出所投案自首,承認此《談話筆錄》是在渭南中院的威脅壓力下逼迫做的偽證。

其四,按照公開審判的原則,所有證據都必須在法庭上讓雙方(或多方)當事人當庭質證後方能做為證據使用,但趙繼峰、張效虎、王軍濤等法官為什麽要將此重要證據秘密放進案卷中不讓雙方質證呢?顯然是做賊心虛!也進一步證實了其一夥枉法裁判的罪行。

正是由於趙繼峰(原民一庭副庭長)、張效虎(審判員)、王軍濤(代理審判員)、人民陪審員王崇軍、袁冰五嫌犯的共同徇私枉法,對“渭陽化工廠”廠長馮熙翔等人“偽造國家證件罪”、“偽造企業印章罪”拒不移交公安機關立案偵查,拒不對假公章進行鑒定,當庭幫馮熙翔等人掩飾罪證,夥同李棟房律師製造偽證,從而導致了在其所作的(2015)渭中民一初字第0015號民事判決書“枉法裁判”,使現行犯罪分子“渭陽化工廠”廠長馮熙翔等人“打贏”官司,受害方(被告“春光園釘廠”)敗訴、損失上千萬元的惡果,社會影響極壞!

加之上級法院對趙繼峰等五合議庭嫌犯的惡行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對原告“渭陽化工廠”廠長馮熙翔等人嚴重涉嫌“偽造國家證件罪”、“偽造企業印章罪”二罪放任不管,最終致被告“春光園釘廠”的官司6年來一敗再敗(一審、二審、再審均敗),給被告“春光園釘廠”造成了無法估量的經濟損失。

因此,趙繼峰、張效虎、王軍濤等五個合議庭人員構成“枉法裁判罪”的事實已確鑿無疑的!

綜上所述事實法律,渭南市中級法院的法官趙繼峰(原民一庭副庭長,現民二庭庭長)、張效虎(審判員)、王軍濤(代理審判員)、人民陪審員王崇軍、袁冰五嫌犯就是隱藏在政法隊伍中的害群之馬,請監察委等相關部門及領導明察後將其捉拿歸案。

此致 國家監察委 全國人大政協中央政法委 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各界媒體

陜西省監察委 舉報人:王建軍 2020年5月19日

編輯:焱濃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