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PathHome > > 法制 > 反腐
0

鄂爾多斯市公安局原黨委委員、副局長劉杰嚴重違紀違法案剖析


香港環球新聞在線訊:(記者:秦軒劉傑,男,1963年7月生,內蒙古鄂托克旗人,大學學歷,1984年7月參加工作,1990年8月加入中國共產黨。2004年3月任鄂爾多斯市東勝區公安分局局長﹔2007年4月至案發任鄂爾多斯市公安局黨委委員、副局長(正處級),其間至2017年10月兼任鄂爾多斯市東勝區公安分局局長,2011年10月至2017年10月兼任東勝區人民政府黨組成員、副區長。


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2019年10月,經內蒙古自治區紀委監委指定,興安盟紀委監委對鄂爾多斯市公安局黨委委員、副局長劉傑立案審查並採取留置措施。2020年9月,經鄂爾多斯市紀委常委會議、市監委委務會會議研究並報市委批準,決定給予劉傑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收繳其違紀違法所得,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

1 “三觀”出問題,“點子局長”念起生意經

劉傑曾是內蒙古公安系統的“能人”,人稱“點子局長”。翻開其履歷,承載著組織對他的信任和期望,也記載著他成長的軌跡和曾經取得的成績。

1984年,劉傑從內蒙古警校畢業後,分配到伊克昭盟東勝市(現鄂爾多斯市東勝區)公安局,成為壹名人民警察。在黨的培養下,劉傑逐步成長起來,24歲任基層派出所副所長,28歲任所長,38歲任副局長,40歲成長為壹名副處級領導幹部,並在縣市級公安局局長和地市級公安局副職崗位上任職多年。作為壹名從警30多年的老公安,劉傑在打擊違法犯罪中屢立戰功,主辦和指揮查辦了不少有影響的大案要案,曾榮獲自治區首屆“十大破案尖子”稱號、自治區“五四青年標兵”獎章,被評為“任長霞式優秀公安局長”,被授予“全國特級優秀人民警察”榮譽稱號。

然而,這位頭頂光環、受人矚目的“警界精英”,在利欲熏心中自我麻醉、肆意妄為,執法犯法,從打擊違法犯罪者壹步步淪落為腐敗分子。

原因何在?劉傑在接受審查調查期間寫下的懺悔書中說:“進城參加了工作,手中逐步有了壹些權力,怎麼就變質了呢?思來想去,還是自己的思想出了問題,自己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在利益面前沒有過關,特別是在利益的驅使下,人生的指南針偏離了方向。”

隨著前些年煤價高企,煤炭資源成為壹些腐敗分子覬覦、尋租的重要領域,有的“老子前臺批煤、子女後面撈錢”,有的赤膊上陣、利用權力直接拿煤,有的則通過“暗股”“幹股”等方式參與其中謀取暴利。在利益驅使之下,劉傑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慢慢發生偏移,特別是在“入股煤企,別人可以入,我就可以入”等自欺欺人的錯誤心態誘導下,劉傑把“當官發財當兩道”的古訓和紀律法律規定拋到壹邊,念起了發財致富的生意經。

2 靠影響力“做買賣”,隻賺不賠

劉傑在公安系統工作多年,自認為打打“擦邊球”,可以巧妙地遊走在紀法的邊緣,不會出大格、不會出大事﹔入股煤企屬於“做買賣掙錢,充其量也就給個違紀處分”。2007年以來,劉傑置黨紀國法於不顧,利用職權或職務便利,或以其妻子、女兒、其他近親屬為“白手套”,或委托他人代持股份,在內蒙古鄂爾多斯市匯能煤電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匯能集團)等4家大型煤企、2處個人煤礦入股1930萬元,獲利2132.59萬元。

劉傑在懺悔書中說:“我曾僥幸地認為,以家裡的親人出面,自己在幕後操作,神不知鬼不覺,可以瞞天過海,實際上是自作聰明愚蠢至極的伎倆”。

劉傑入股的大多數煤企總部設在鄂爾多斯市東勝區,他深知這些煤企有求於己,便把這些煤企當做自己積累資本、發家致富的工具,肆無忌憚入股獲利﹔而劉傑所謂的煤企“朋友”,為了能在劉傑庇護下發展,都想方設法滿足其各種需求。

2008年,劉傑向匯能集團董事長郭某某提出想在匯能集團入原始股。按照公司規定,劉傑根本不符合入股條件,但考慮到匯能集團公司總部在東勝公安分局管轄範圍之內,壹旦發生治安案件可能需要東勝公安分局處置﹔而且集團下屬煤企購買民用爆炸物品也需要東勝公安分局審批,郭某某便同意了劉傑以其妻子名義在匯能集團入股20萬元的要求。截至案發,劉傑夫婦在匯能集團獲得分紅593.44萬元,20萬元原始股本金已增值到900萬元。

2011年,劉傑以時任自治區公安廳廳長趙黎平想在伊泰集團入股為由,向該集團董事長張某某表達了入股想法。張某某考慮到劉傑是公安局長,公司發展需要劉傑關照,在不符合入股規定的情況下,同意劉傑入股。劉傑將600萬元投入伊泰集團,由其妻子和女兒各持股300萬元,至案發時已獲利310萬元。

因為有公安局長的身份,劉傑的“買賣”做得風生水起、隻賺不賠。被審查調查後,經過辦案人員深入細致的思想政治工作和政策法規宣講,劉傑終於承認自己“做買賣”的性質。他說,壹些“掙”錢的事情,如果我不是公安局長的話能否辦到?“現在回頭看我的壹些放貸、入股等‘買賣’,大多都運行在我的權力覆蓋範圍內,有的與公權力摻和在壹起,這是紀律和法律絕對禁止的。現在看來,我的‘買賣’做到這種狀況,出問題是必然的。”

3 心存僥幸,欺瞞組織,對抗審查

2017年6月,劉傑在鄂爾多斯市紀委審查其妻子張某某入股匯能集團問題期間,為掩飾自己和張某某的違紀違法行為,授意張某某向組織說明在匯能集團持有的20萬元股份是代張某某母親持有。隨後張某某與哥哥張某、姐姐張某等人研究對策,訂立攻守同盟,向組織提供虛假情況。同月,劉傑在《關於我妻子張某某為其母親楊某某代持股份的情況說明》中,隱瞞了在匯能集團持股的真實情況,向組織提供了張某某是代其母親在匯能集團持股的虛假情況。

在2017年10月23日東勝公安分局機關幹部大會上,劉傑公開說“關於民間借貸,過去在媒體上我曾經說過,如果能拿出張某某壹分錢欠條,我立刻逮捕她”的言論,私下卻縱容張某某甚至自己也參與放貸和投資入股企業。

2017年5月至2019年2月,劉傑先後三次向組織報告個人有關事項時,均未報告其實際所有的四套房產情況。此行為屬於隱瞞不報行為。

2019年5月7日,鄂爾多斯市紀委監委就群眾舉報劉傑參股煤礦等問題向劉傑函詢時,劉傑未如實向組織說明自己於2007年9月投資入股內蒙古某實業集團有限公司150萬元、2016年投資入股錫林郭勒盟西烏旗某煤炭有限公司800萬元問題。

劉傑在被留置前,也曾去鄂爾多斯市紀委“說明問題”。用他後來的話說,“但不是很真誠的”,被留置後,他還有壹些情緒或“自信”,沒有積極主動配合組織調查。

辦案人員介紹說,在組織審查調查初期,劉傑拒不承認自己有違紀違法涉嫌職務犯罪的問題,後經深入細致的思想政治教育,能夠配合組織審查調查,承認錯誤。

劉傑在懺悔書中寫道:“壹定要正確面對組織的調查,這是拯救自己的最後機會。最好的出路就是和盤托出自己的壹切違紀違法事實。(被審查調查)讓我刻骨銘心地體驗了我們黨懲前毖後、治病救人的好政策和組織的良苦用心。”

量紀量法分析

經審查調查,劉傑存在以下違紀違法和涉嫌犯罪問題。

在違反黨的紀律方面:劉傑違反政治紀律,對抗組織審查﹔違反組織紀律,隱瞞不報個人有關事項,在組織函詢時不如實說明問題,在幹部錄用工作中利用職權違反規定為他人謀取利益﹔違反廉潔紀律,違規從事營利活動,利用職務影響,向所管理和服務的企業放貸或入股,獲取高額利潤﹔違反工作紀律,不正確履行工作職責,違規向行政事業單位、企業收取辦案費用,在賬外管理使用資金及違規成立“基金會”。劉傑前述有關行為,亦構成職務違法。

在涉嫌犯罪方面:劉傑利用職務便利,挪用公款為他人使用,涉嫌挪用公款犯罪﹔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或職權,為他人謀取利益並收受好處,涉嫌受賄犯罪。

劉傑身為黨員領導幹部,背棄初心使命,喪失理想信念,毫無紀法觀念,執法犯法,將手中權力變為謀取私利的工具,且在黨的十八大後不收斂、不收手,性質嚴重、影響惡劣,應予以嚴肅處理。依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等有關規定,給予劉傑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其涉嫌犯罪問題被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

紀法依據:

《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

第七十三條 有下列行為之壹,情節較重的,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壹)違反個人有關事項報告規定,隱瞞不報的﹔(二)在組織進行談話、函詢時,不如實向組織說明問題的﹔……

第九十四條 違反有關規定從事營利活動,有下列行為之壹,情節較輕的,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情節較重的,給予撤銷黨內職務或者留黨察看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開除黨籍處分:……(六)有其他違反有關規定從事營利活動的。

《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

第四十五條 監察機關根據監督、調查結果,依法作出如下處置:……(四)對涉嫌職務犯罪的,監察機關經調查認為犯罪事實清楚,証據確實、充分的,制作起訴意見書,連同案卷材料、証據壹並移送人民檢察院依法審查、提起公訴﹔……

第四十六條 監察機關經調查,對違法取得的財物,依法予以沒收、追繳或者責令退賠﹔對涉嫌犯罪取得的財物,應當隨案移送人民檢察院。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第三百八十四條 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挪用公款歸個人使用,進行非法活動的,或者挪用公款數額較大、進行營利活動的,或者挪用公款數額較大、超過三個月未還的,是挪用公款罪,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挪用公款數額巨大不退還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

第三百八十五條 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財物的,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的,是受賄罪。……

編輯:焱濃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