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PathHome > > 視頻
0

如今竟然還存在個地主與長工的地方

    如今竟然還存在個地主與長工的地方

這就是在地方政府扶持起來的污染企業,也就是坑害尉二牛一家的不良企業

香港環球新聞在線西北訊接巴彥淖爾市臨河區壹老農尉二牛淚訴衷腸:我是內蒙古巴彥淖爾市臨河區,狼山農場四分場五連的農奴。我們幾個老奴多次向各權利機關反應問題,各權利機關互相包庇,均無結果。臨河區紀委公然保護狼山農場的奴隸主利益,並且利用非法手段打壓。壓迫我們農奴迫心在滴血。

我是上個世紀80年代初,響應國家號召進入了狼山農場的,當時農場是國營的,待遇高並承諾完成應繳納的任務,農場給予轉正待遇。所以吸引了很多來至全國各地的農民,前來謀生。當時的場裏領導是老革命同誌,對我們關愛有佳。在老革命同誌退休後,場裏領導開始了宣稱買官,公開買賣農場轉正指標。到丁吉錄任廠裏法人的時候,大批的不法人員通過送禮買官進入狼山農場,走上了領導崗位,開始了官商勾結殘害農奴,暴力侵害農奴利益,並且改變了勞動關系,變成了我們是奴隸,農場幹部是奴隸主的關系。我反應的是農場領導利用職權便利,殘酷盤剝迫害農奴的事實,公開侵害國有資產。


這就是被逼得妻離子散的尉二牛大兒子(瘋瘋癲癲)

事實如下:
1、2005年尉二牛慘案,在2005年以我農場幹部藺唉榮為首的幹部團夥,暴力侵害了尉二牛、二高產耕地。尉二牛在農場的號召下開墾了22畝農場的荒地:當時農場的政策是誰開墾誰經營誰受益,因為開墾難度太大所以農場壹直沒有開墾,尉二牛從開墾到治理成高產田耗資20多萬,在2005年以前農場是認可的,每年繳納承包費及水費。2005年大蘿素番茄廠占地,官商勾結變成空地了,當時尉二牛地裏有青苗,尉二牛的妻子和大兒子,依法維護合法權益,藺唉榮請來了非法警察,毆打尉二牛妻子與兒子,蔚二牛妻子被毆打到昏死過去,警察以為死了。經醫院搶救才撈回了半條命,在醫院住院好幾個月才恢復。但警察還不消氣就非法拘押尉二牛的兒子到警察局繼續用刑,直至尉二牛的兒子被折磨成精神分裂癥才放出來,這起慘無人道的慘案震驚了整個河套平原。尉二牛在不法幹部的威脅與逼迫下只能妥協簽字,在尉二牛簽字後向多方反應問題,農場出具了壹份文件,遮掩殘害尉二牛的事實。蔚二牛只落的家破人亡妻離子散。
2、2001年我場開發修路,被臨時占用。我無法耕種,我依據承包合同,依法向場裏提出補償,我場幹部趙國民。答復是占妳的地是給妳臉了還要補償,妳現在都不明白,妳是長工我是地主,地主占長工的地還敢要補償。我不敢於其爭執,怕成為第二個尉二牛。而8畝耕地的費用我如數
繳納,同年修路占用我高產耕地2畝。我要求給予補耕地,遭到趙國民臭罵,長工要聽地主的。叫妳繳納費用就繳納,那有那麽多的廢話。妳不想在共產黨手下活了,弄死妳沒有說理的地方。我懼怕其淫威只能繳納。
3、在這二十多年的腐化過程中,我廠幹部早以脫變為人民的敵人了,唯利是圖無惡不作。放水淹馮進喜,造成馮進喜養的羊死亡二十多只。惡意霸占出售樊新民的房,以上事實是我廠幹部罪惡的壹小部分,血淋淋的事件慘無忍睹。壹個個農奴血淚膠容,壹場場的殘害駭人聽聞。名為人民幹部實為人民公害,我們農奴多次向臨河區及市、自治區等反應情況都沒有回音,盼望申冤的日子望眼欲穿,在各級幹部的保護下我廠的不法分子到現在還是瘋狂的壓迫農奴。盼望上級領導給於重視,早日解放我們的苦日子。

編者按:如今竟然還有這樣的地方,不知道這是不是社會的進步。

編輯:焱濃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