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足香港 服務全球

香港環球新聞在線

请使用手机扫描二维码,登录网站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 視頻
0

法官也會淪為階下囚、王成忠(法官)的最後陳述!

  • 索引:997
  • 发布时间:2019-05-02
  • 点击次数:
  • 加入收藏
  • 发表评论

法官也會淪為階下囚、王成忠(法官)的最後陳述!



這把劍用錯了、就會傷了自己的,奉獻給全國的審判長警示錄

香港環球新聞在線吉林訊:昨日王成忠案公開庭審,受到了廣泛的關注,無疑爲一堂法治的公開課。由于庭審長達四個半小時,故法評世界的編輯將其截取成了數段視頻,今日上傳三段庭審視頻,以便更加完整呈現審、控、辯三方的觀點。另外同時推送一審文書,以便讀者對該案有更加詳細的了解。


庭審對一審判決查明事實逐一審查,控辯雙方對峙


辯護人向王成忠發問,王成忠解釋證據認證理由

王成忠最後陳述

遼源市西安區人民法院
刑事判決書
(2018)吉0403刑初1號
公訴機關遼源市西安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王成忠,男,1969年4月7日出生,漢族,居民身份證號碼22040219690XXXXXXX,大學文化,原遼源市中級人民法院民事審判庭第三合議庭庭長,戶籍所在地吉林省遼源市,現住遼源市東吉街多壽路小學對面4樓409室因涉嫌犯民事枉法裁判罪,于2017年9月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17日被執行逮捕,現羁押于遼源市看守所。
辯護人韓帥,吉林遼東律師事務所律師。
辯護人王世平,吉林達信律師事務所律師。
遼源市西安區人民檢察院以遼西檢刑檢公訴刑訴(2018)1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王成忠犯民事枉法裁判罪,于2017年12月28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遵照遼源市中級人民法院指定管轄決定受理此案,本院受理後,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8年1月16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公訴機關指派檢察員王爽、趙珍妮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王成忠及其辯護人韓帥、王世平到庭參加訴訟,現本案已審理終結。
公訴機關指控:
2017年5月,被告人王成忠作爲遼源市中級人民法院民事審判庭第三合議庭審判長在審理郭永貴訴郭長興合同糾紛二審案件中,受遼源市中級人民法院常務副院長金寶岩、執行局幹警金寶華的授意在審理該案中故意對應當采信的證據不子采信,對應當調查核實的事實不予調查,違背事實和法律作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的終審判決給上訴人造成重大經濟損失,嚴重損害了司法機關的形象。後經遼源市中級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認爲該案二審判決確有錯誤,于2017年9月1日作出對該案進行再審的裁定。
公訴機關爲證明上述指控事實,當庭宣讀和出示了書證、證人證言、被告人的供述與辯解等證據,公訴機關認爲:被告人王成忠身爲司法機關工作人員,在民事審判活動中私情、私利故意對應當采信的證據不予采信,故意違反法定程序,作枉法裁判,其行爲已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條第二款之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民事枉法裁判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被告人王成忠辯解,公訴機關指控的事實不成立:
(1)我在辦案中沒有受他人授意、沒有對應當采信的證據不采信、沒有對應當調查的證據不調查,作出的判決沒有不當之處;
(2)本案的爭議焦點是兩份有價“林地林權轉讓協議”采用哪份的問題(即轉讓價60萬元和600萬元),因備案用60萬的轉讓價明顯過低,由此我采納雙方轉讓價爲600萬元是合理的;
(3)我主觀上沒有犯罪的故意,該案判前向主管領導彙報了,本案再審後未有結論、未有執行回轉事實,客觀上亦未造成損失,故公訴機關對我的指控不能成立。
其辯護人提出如下辯護意見:
1、王成忠沒有故意違背事實和法律。
(1)本案過戶不需繳稅,不存在審查稅收損失、國家利益受損害問題;
(2)本案60萬元的協議、600萬元的協議都是當事人私下擬定的,不是公共管理機關制定的,故不能認定用60萬元備案的證明力高于600萬元的證明力;
(3)本案當事人郭永貴在一、二審的陳述一致,不應當令其說明理由,故王成忠沒有違反司法解釋的相關規定。
2、現有證據不能證明王成忠作出了錯誤判決。
(1)王成忠在辦案中沒有違反審查判斷證據的原則,涉案林權在二審期間已經轉讓結束,王成忠根據日常經驗法則及林地價格遠高于60萬元,采納了600萬元的協議,其判斷沒有違背自由心證制度;
(2)本案雖啓動再審程序,但沒有結論,再審不意味改判,同時應當查清再審的原因,王成忠只能對其審理的案件事實和證據負責。
3、本案犯罪後果並未發生。
4、王成忠審理民事案件的本質。
(1)這起民事案件的涉案林地所有權人李笑岩涉嫌詐騙犯罪,如果案外人詐騙,就不存在證據采信、對事實不予調查、事實認定正確與否等問題,民事審判無法調整刑事犯罪;
(2)民事案件的本質是詐騙,只能由詐騙人承擔法律後果,不能同時構成民事枉法裁判,除非王成忠與案外人有合謀,否則不能對其予以刑事追訴,綜上,公訴機關的指控不成立,王成忠不構成民事枉法裁判罪。
經審理查明:
2008年4月29日,金寶華、李笑岩(系夫妻關系)購買涉案林地(價格人民幣50萬元),該林地以郭永貴(金寶華姨夫)名義備案登記。2010年至2014年間,李笑岩與郭長興、李國輝有經濟往來,李笑岩欠郭長興款130萬元。2015年11月,李笑岩先後持無價“林地林權轉讓協議書”、標明轉讓價爲60萬元的“林地林權轉讓協議書”,意將涉案林地過戶給郭長興。2016年1月19日,李笑岩約李國輝(郭長興親屬)至本市,二人分別代郭永貴、郭長興簽訂了涉案林地轉讓價爲600萬元的“林地林權轉讓協議書”同年1月27日,該林地以轉讓價爲60萬元的“林地林權轉讓協議書”備案後過戶到郭長興名下2017年11月、12月郭永貴就本案事實先後兩次起訴郭長興,要求郭長興給付林地轉讓款542萬元(扣除過戶前後,郭長興通過李國輝擔保借給李笑岩款50萬元及直接彙給李笑岩過戶費8萬元,合計58萬元).一審審理期間,李國輝被追加爲“第三人”李笑岩作爲證人出庭作證,李國輝當庭陳述:“郭長興與李笑岩間的林地轉讓是代賣關系,並不存在買賣關系,600萬元的轉讓協議是不真實的,是假協議”,李笑岩證言:“600萬元轉讓協議是郭長興認可的,雙方是買賣關系”。2017年3月23日,一審法院確認本案“轉讓”協議即爲“買賣”,雙方買賣關系成立,郭長興應給付轉讓款542萬元,郭長興不服提起上訴,認爲:
(1)一審追加李國輝爲“第三人”程序違法;
(2)歪曲事實,本案郭永資主動簽訂虛假協議辦理過戶手續,意圖讓其代售,授權李國輝簽字應是代賣而非買賣;
(3)認定買賣成立,應采信林業部門備案的轉讓協議書。
2017年4月24日,本市中級人民法院受理此案,交由趙豔霞(該院民四庭法官)審理,後分配給被告人王成忠審理,王成忠在審理該案中受金寶華等人影響,對本案發生“轉讓”的原因、李國輝被追加“第三人”是否妥當、李笑岩出庭作證是否適格、本案買賣關系是否成立等事項應當核實的事實未予調查,故意違背本案買賣關系不成立的事實,且對郭長興的上訴理由及李國輝的陳述內容不采納,未能作出評判,違背事實和法律作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的終審判決。
另查明,一、二審判決生效後,郭長興400余萬元的財産被凍結;2017年9月1日,本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爲王成忠審理該案確有錯誤,裁定再審。
證明上述事實的證據有:
1、書證:
(1)常住人口信息表;
(2)立案決定書;
(3)抓獲經過;
(4)指定管轄函;
(5)被告人悔過書;
(6)被告人任職手續;
(7)郭長興案分案基本情況;
(8)民事裁定書;
(9)郭長興股票凍結明細;
(10)郭長興案二審民事卷宗;
(11)郭長興案一審民事卷宗;
(12)郭長興案執行卷宗;
(13)李笑岩刑事案件卷宗;
(14)視聽資料
2、證人證言:
(1)王濤(時任遼源市中級人民法院民事第三審判庭副庭長)的證言:我和王詣淵參與過“郭永貴訴郭長興合同糾紛案”的審理,是這個案件的合議庭成員。該案件是由王成忠擔任主審法官,宿宏岩是書記員。該案一審由東遼縣人民法院審理,原告郭永貴起訴被告郭長興雙方簽訂600萬元的林地轉讓合同,要求郭長興給付林地剩余轉讓款500多萬元,東遼縣法院判決郭長興敗訴,郭長興不服一審判決上訴到中級法院,我院受理後經我們合議庭開庭審理後于2017年6月26日作出終審判決:駁回郭長興上訴請求,維持原判,評議時主要由王成忠彙報,我和王詣淵表態,當時這起案件有兩個爭議焦點,一是郭永貴和郭長興之間的林地買賣關系是否成立;二是如買賣關系成立林地轉讓款多少的問題,在案件中出現三份“林地轉讓合同”,一份是無價款轉讓合同,一份是轉讓款爲60萬元的合同,另一份是轉讓款爲600萬元的合同,需要判定哪份合同是真實有效的.王成忠彙報說,林地已經從郭永貴名下過戶到郭長興名下,雙方實際交易已經完畢,買賣合同成立。對于轉讓款的問題,王成忠認爲60萬元的轉讓價格過低,另外郭永貴提出簽訂6萬元合同是爲了林地過戶時免交稅款,所以認爲60萬元的合同不真實;對于600萬元的轉讓合同,王成忠提出簽訂這份合同是郭永貴和郭長興雙方代理人簽訂的,是雙方真實意思的表達,是真實有效的合同據此王成忠提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我和王詣淵同意王成忠的意見但在“郭永貴訴郭長興合同糾紛案”合議評審前,王成忠曾經對我和王詣淵說過,郭長興的代理人李笑岩是金寶華(本院法警隊的工勤人員)的丈夫,金寶華是金寶岩(本院副院長)的妹妹,當時王成忠對我和王詣淵說完這件事後,我覺得一定是上頭領導跟王成忠打招呼了,意思是讓王成忠給我們提個醒在合議時照顧一下,我曾看見金寶華多次到王成忠辦公室。
(2)王詣淵(時任遼源市中級人民法院審判監督二庭副庭長)的證言:我和王濤參與了“郭永貴訴郭長興合同糾紛案”二審庭審,王成忠任審判長,庭審前王成忠向我和王濤介紹案情時,我簡單翻閱了一審卷宗,當時王成忠說:“這個案子雙方當事人分歧比較大,案件的主要爭議在于雙方當事人之間是林地代賣關系還是買賣關系;雙方當事人之間存在三份合同,價款分別是無價款、60萬元和600萬元,王成忠說:“第一份合同無價款,第二份是600萬元合同,第三份是60萬元合同”王成忠拿出這個意見,對我産生了先入爲主的影響。但實際上從一審的卷宗和證據上看,無法分辨三份合同先後順序,雙方對于無價款合同沒有爭議,爭議焦點就在60萬元合同與600萬元合同,庭審及合議庭評議時王成忠均表示600萬元合同先于60萬元合同,我也就受其影響,認爲600萬元合同先于60萬元合同,王濤也沒有表示異議,並且王成忠對我和王濤說這個案子和李笑岩有關系,李笑岩和金寶華是夫妻,還是金寶岩副院長親屬王成忠作爲審判長主導了合議庭評議過程,通過他對案件分析、證據采信,提出維持一審法院判決,加之王成忠事先和我、王濤提過這個案件一方當事人是本院領導的親屬,我和王濤同意了王成忠的意見。
(3)李平(時任遼源市中級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專職委員)的證言:王成忠是民事第三庭的庭長,我是他的主管領導。“郭長興上訴郭永貴的合同糾紛案”是東遼縣法院一審的,上訴到中院,王成忠是案件的主審法官、審判長,上訴人郭長興代理律師吳迪電話約我,想和我溝通這起案件情況,我在中院一樓會見了吳迪,當時他提出王成忠准備書面審理此案,但這個案子在一審審理過程中有審理不公的情況,希望能夠開庭審理,但我不是員額法官,所以案件審理本身我不能參與,不過我可以進行行政監管,吳迪提出的第二個問題是李笑岩愛人金寶華,金寶華哥哥是副院長金寶岩,我告知他可以向紀檢部門反映,我問王成忠說案件的具體情況,他說案件事實比較清楚,就是證據采信的問題,我建議他開庭審理,合議庭評議意見是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結果沒有申請提交審委會討論,我只是行政監管,案件審理、判決我不能參與,由主審法官負案件整個審理。
(4)關大力(時任遼源市中級人民法院立案庭庭長)的證言:2017年5月3日,我到本院民四庭將郭長興上訴案件卷宗取走,後交給王成忠(民三庭庭長).因今年4月份,我院執行局同事金寶華找到我說自家有個案子,讓我幫看著點,案子來了讓我告知她,金寶華和我說完後我就把這件事給忘了,直到審管辦把案子已經分到了民四庭,金寶華又找到我說案子在趙豔霞(民四庭法官)手裏,表示其和他哥的關系不融治,希望我和審管辦溝通一下,隨後她又說最好把案子分到王成忠手裏,我和肖海波溝通了一下,就將卷拿回來給王成忠送去了。
(5)趙豔霞(時任遼源市中級人民法院民事第四審判庭庭長)的證言:郭永貴訴郭長興林地林權合同糾紛案于2017年4月24日由立案庭和法院辦案系統分配給我承辦。同年5月3日,關大力找過我,說案件分錯了要從我庭取走,我問原因,得到的答複是領導交給別人辦了。
(6)肖海波(時任遼源市中級人民法院審判管理辦公室主任)的證言:郭長興上訴的案件由我們審管辦的肖立端按照分案順序分給民四庭趙豔霞審理,隨後立案庭庭長關大力找到我讓我把這件案子從案管系統上轉一下,承辦人改爲王成忠,我按照關大力的要求把原分給趙豔霞審理的案件轉給王成忠審理。
(7)劉穎(時任遼源市中級人民法院民四庭書記員)的證言:“郭長興與郭永貴合同糾紛”的案件,取回後我按收案薄上面的表格,將案件卷宗分配給趙豔霞了。趙豔霞也在收案薄上面簽字了,後關大力找我說案件分錯了,我就跟趙豔霞說了這件事,趙豔讓關大力簽字,他簽名該案由肖海波辦理,卷宗已取走。
(8)肖立端(時任遼源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管辦法官助理)的證言:我主要負審委會議的安排、記錄、裁判文書上網及立案庭受理的案件分配工作。在案件分配工作過程中主要使用我院的數字法院業務系統,即登陸該系統後,我會看到我院立案庭受理待分配的案件,然後根據每個案件的內容、性質通過該系統分配到各個相應庭的具體承辦入處,郭永貴訴郭長興林地林權轉讓合同糾紛案是一般的合同糾紛案,4個民事庭及承辦人都可以承辦,所以我按照數量均街的原則,通過數字法院業務系統將這個案子分配給了民四庭法官趙豔霞承辦,後來肖海波讓我通過數字法院業務系統將這個案子更改分配給民三庭法官王成忠辦理。
(9)李笑岩的證言:我和郭永貴是親屬關系,現仍欠郭永貴約100萬元。東遼縣建安鎮安義村林地,實際所有人是我和我妻子金寶華。這片林地是金寶華于2008年初從賀詩昌手中以70萬元購買的,購買時考慮到我和我妻子都有正式工作,因此以郭永貴的名義簽訂了林地轉讓協議,林權證一直由我保管。如果郭永貴訴郭長興林地林權合同糾紛案郭永責勝訴,郭長興給付542萬元林地款歸我所有,我把欠郭永貴的100萬元還了,我還能剩下442萬元在東遼縣法院第一次開庭時,我是以郭永貴的訴訟代理人身份參與的;東遼縣法院第二次開庭時,我是以原告方證人身份參與的。二審期間,我沒有出席庭審。在法院審理過程中,我先後委托金寶岩、金豔草、謝利明、金寶華、吳洪君幫我找東遼縣人民法院主審法官張大慶、東遼縣人民法院副院長王秉旭、還有一個姓吳的副院長以及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主審法官王成忠提供過幫助。其中金寶華是我妻子,她在市中級人民法院執行局工作;金寶岩在市中級人民法院擔任副院長,他是我妻子的三哥;金豔蘋是金寶華的姐;謝利明是龍山區法院執行局的局長,他是金豔蘋的丈夫;吳洪君是吉林恒太律師事務所的律師,是主審法官張大慶的同學,我和吳洪君沒有親屬關系但認識很多年一審期間,金豔幫我找東遼縣人民法院吳院長辦理了緩交了訴訟費;第一次開庭以後,謝利明幫我聯系了吳洪君律師,吳洪君幫我聯系張大慶辦理了追加李國輝爲第三人的程序;在此期間,我又找金寶岩跟東遼縣人民法院副院長王打招呼,過問一下這個案件;二審期間,金寶華聯系主審法官王成忠。2016年8、9月份左右,我拿著本案中的無價款合同和600萬元價款合同去找的金寶岩,我對金寶岩說我的林地賣了,簽訂買賣合同讓人給騙了,對方簽完合同不給我錢金寶岩看了兩份合同後對我說,你有理就打官司,沒有理就別打。後來這個案件在東遼縣人民法院立案,我又到金寶岩的辦公室去告訴他案子在東遼法院立案了,金寶岩拿出幾盒黑龍江産的香煙,讓我幫他買兩條,我說我馬上辦。事後我通過朋友買了四條煙,一共花了720元錢,給了謝利明一條,通過金寶岩的司機劉剛給了金寶岩三條一審時我找李白山辦緩交訴訟費,李白山給院長打了電話,吳院長說同意緩交訴訟費,之後我在立案庭辦理了立案手續,緩交了訴訟費,後吳洪君向我了解這個案子,認爲李國輝的證言是我這個案子輸贏的關鍵,建議我找李國輝出庭作證,最好將李國輝迫加爲本案的第三人,我同意了,于是吳洪君替我起草了一份追加李國輝爲第三人的申請,吳洪君給張大慶打電話聯系追加第三人的事情,當時張大慶說這事他做不了主,需要王秉旭副院長同意過了兩天,張大慶讓我把追加第三人申請交給他,我將申請書交給了張大慶後張大慶去長春找李國輝送達追加第三人通知,在一審二次開庭時,李國輝就被追加爲第三人了,一審結束後,我和金寶華說過與郭長興的合同糾紛案已經被郭長興上訴到中級法院,金寶華說不用我管了,她去找王成忠,具體金寶華是如何找王成忠辦理此事的,我不清楚。
(10)郭永貴的證言:東遼縣安義村的林地是以我的名字辦理手續的,但實際所有人是李笑岩,他向我借款90余萬元,李笑岩表示沒有錢償還欠款,但他有林地,可以過戶到我名下,作爲抵押,等林地賣出去就可以還我錢,我同意了,後我把身份證給李笑岩,他怎樣辦理的我不知道。2016年10月份,李笑岩跟我說林地買家郭長興不給錢,讓我到東遼縣法院起訴郭長興,這次起訴後,李笑岩就讓我訴了。但搬訴後沒多久,李笑岩又讓我起訴了郭長興,開庭前李笑岩說林地是我的,轉讓的事全權委托給李笑岩辦理,與郭長興之間的林地轉讓合同價款就是600萬元,庭審時60萬元的合同李笑岩說是爲了過戶少交稅,所以和郭長興商量簽了一份60萬元的合同在林業局備案。第二次開庭時我就按照李笑岩說的這個理由解釋的60萬元合同的由來。一審期間李笑岩帶我去找過法官張大慶,說是催促一下快點下判決,一審我們勝訴了,後郭長興上訴,二審維持了我們的判決。
(11)郭長興的陳述:我是東遼縣法院“(2016)吉0422民初1228號”民事案件的被告,原告郭永貴用非我本人簽字疑點重重的600萬元的假的林地轉讓協議起訴我,要求我支付轉讓款542萬元,法院審理期間,一、二審法院判我敗訴,這樣的枉法判決給我造成了巨大的經濟損失和精神傷害。2009年,我通過楊國福(李笑岩的舅舅)認識了李笑岩,後李笑岩主動找我投資施工項目、並多次向我借款等原因,我與其有經濟往來,到2014年經我整理李笑岩打的欠據,李笑岩重新給我出具了一張130萬元的總欠條,後李笑岩說他在東遼縣建安鎮有林地,登記所有人是他的姨夫郭永貴,實際是李笑岩自己的林地,林地過戶到我的名下,他讓我想辦法把林地賣出去,過戶需要先簽個協議,于是我們簽訂了沒有寫明林地轉讓款的協議,簽完協議以後,李笑岩說辦理林權過戶手續需要繳納幾萬元錢的稅,連同打點人情的錢一共需要10萬元,這些錢都算他的,讓我先借他,等林地賣了一起給我。我就借給他8萬元,過了一周左右,李笑岩說他正在辦理過戶手續,林業站要求本入必須到場,于是我和丁文龍到東遼林業站,李笑岩找的是林業站的站長楊剛,楊剛看了協議書後,提出必須寫明轉讓價格,我提出將轉讓價款寫60萬元,李笑岩也同意了,轉讓爲60萬元的“林地林權轉讓協議書”的手印是我按的,協議書楊剛備案一份,另一份由李笑岩拿走了。2015年12月8日,我向李笑岩轉了8萬元,此時,李笑岩共欠我138萬元,後李國輝幫李笑岩說情,要求借給李笑岩30萬元,2016年1月22日,我把錢轉到李國輝賬上,再通過李國輝借給李笑岩,將來李笑岩賴賬,就由李國輝還此時,李笑岩共欠我168萬元。2016年1月,我在福建接到李笑岩的電話,說需要再跟我簽一份轉讓價款爲600萬元的協議書,因爲林業站說我們之前簽的60萬元的轉讓協議價格太低了,李笑岩還說這份協議啥事沒有,就是給債主看的,李國輝正好在他那,就讓李國輝代替我簽,我當時沒考慮那麽多就答應了,2016年10月,我接到東遼縣法院電話通知,告訴我郭永貴把我起訴了,要求我償還郭永貴的林地轉讓款562萬元,我立即跟李國輝說了這件事,李國輝告訴我,李笑岩告我是因爲欠債多,債主逼著要錢,不得已做出個樣子,不是真的想告我。李國輝又一次勸我借錢給李笑岩,我就借給李笑岩20萬元,也是由李國輝當中間人2016年11月8日郭永貴就撤訴了。同年11月27日,我們商定年底之前我再借給李笑岩30萬元,李笑岩保證不再起訴我,此時李笑岩共欠我188萬元,同年12月,我接到東遼縣法院電話通知,告知我被郭永貴起訴了。2017年3月23日,東遼縣法院判決我立即給付郭永貴林地轉讓款542萬元,隨後,我委托律師吳迪向遼源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2017年6月26日,遼源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駁回了我的上訴請求,維持一審判決,截至目前,東遼縣法院執行局已經查封了我一張農行借記卡,裏面有存款62余萬元;查封了我股票賬號,賬號內價值400多萬元的股票,由于被凍結查封後股票無法正常交易操作,給我造成很大的經濟損失。
(12)李國輝的證言:2010年左右,李笑岩在桦甸市有一個平整土方的工程,當時李笑岩沒有資金,找郭長興合作,郭長興把我介紹給李笑岩,由此我、郭長興與李笑岩有經濟往來,因施工及李笑岩向郭長興借款等原因,李笑岩欠郭長興130萬元郭長興多次催款,李笑岩明確表示沒有能力償還,遂提出其在東遼縣建安鎮有1000多畝林地,讓郭長興幫忙出售,所得價款優先償還郭長興欠款。2016年1月19日,李笑岩給我打電話讓我來遼源一趟,我到後看到李笑岩的債主催債,隨後李笑岩拿出來一份林地林權轉讓協議書,轉讓價格爲600萬元,李笑岩小聲跟我說讓我代郭長興把這份協議簽了,證明林地賣了,債主就不能催款了,接著李笑岩給郭長興打電話說重簽一份協議,協議內容不變,只是轉讓價格改爲600萬元,郭長興在電話裏說了什麽我不清楚,後在我的擔保下,郭長興又借給李笑岩30萬元,至此李笑岩共向郭長興借了160萬元。過了沒多久李笑岩就將郭長興起訴了,在郭長興答應再借給李笑岩20萬元的情況下李笑岩訴,算上過戶費8萬元,李笑岩在長春給郭長興出具了一張188萬元的總欠條。李笑岩第二次起訴郭長興時,我被法院以第三人的名義加入訴訟,開庭時,法官主要問我00萬轉讓協議的簽訂過程。我實事求是地講了這份協議是假的,就是替李笑岩騙債主的,但法院沒有采信我的說法。
(13)金寶岩(時任遼源市中級人民法院副院長)的證言:李笑岩是我的堂妹夫,2016年10月的一天上午,金寶華帶著李笑岩到我辦公室,李笑岩拿出兩份“林地轉讓合同”,對我說他的林地轉讓被人騙了,對方遲遲不給錢,他打算在東遼縣法院起訴對方,向我咨詢起訴方面的事情。我看了李笑岩拿的兩份合同,其中一份合同沒有寫明交易價款,另外一個合同寫明了600萬元的交易價款,出讓方爲郭永貴,我告訴他如果是正常的買賣協議,而且也在林業部門過戶了,就可以正常起訴他說沒有起訴的費用,希望我跟東遼縣法院有關領導打招呼對費用給予減免緩;另希望我與東遼縣法院的有關人員打招呼,盡快走程序,我當時明確拒絕李笑岩。在案件審理過程中,我和王(東遼縣人民法院的副院長)打過招呼,是申請追加第三人的程序問題,後來的結果我均不清楚,直到2017年3月的一天,金寶華告知我李笑岩勝訴,後李笑岩通過我的司機劉剛給了我三條香煙。後被告人上訴到遼源中院,我在市紀委介入調查該案審理情況後,才從關大力那裏知道了分案給王成忠的情況,但是期間金寶華和關大力都沒有向我彙報此事,我也沒有主動找王成忠過問此案,有一次王成忠碰見我說金寶華家的案子上訴了,他負責審理,近期准備開庭,我告訴王成忠,作爲二審的主審法官一定要把好關。
(14)金寶華的證言:李笑岩是我丈夫,建安鎮的林地之前是我家的,但是因爲我們欠我姨夫郭永貴的錢,所以將林地給了他,具體欠多少錢我不清楚,他們之間的案子我也不太清楚,也未曾幫忙找過人關照,我只是在分案的時候找過關大力,希望其不要將案件分到趙豔霞手中,其他人均可,金寶岩是我三哥,我沒有找過他和王成忠尋求關照。
(15)吳迪(吉林今典律師事務所的律師)的證言:我是郭長興案一、二審的代理律師郭長興案經過一審、二審最後均敗訴了,但我認爲一審、二審的判決依據均存在問題,結果不客觀、不公平,郭長興對我說,李笑岩欠他188萬元,李笑岩說他在東遼縣有林地,但登記在李笑岩的姨夫郭永貴的名下,李笑岩想讓郭長興幫他把林地賣了,郭長興就同意了,郭長興幫助李笑岩聯系買主,但是買主只同意與郭長興交易,也就是說只買郭長興名下的林地,後李笑岩提出把林地過戶給郭長興。李笑岩同郭長興簽訂了一份沒有價格林地買賣協議,過戶時去了林業站一次,因林業站要求合同上必須有交易價款、交易時間,所以又簽了一份60萬元的備案合同後李笑岩又找到李國輝,讓李國輝代簽了一份600萬元的協議,但600萬元的協議是李笑岩打電話給郭長興說是要補一個手續,沒有同郭長興說價格的事情。過了沒多久,李笑岩以郭永貴的名義把郭長興起訴了,要求郭長興給付購買林地款542萬元,郭長興說這是一份代賣的協議,不存在真實的買賣關系。2016年12月14日,東遼縣法院開庭審理了郭永貴與郭長興買賣合同一案,郭永貴及其代理律師史金花拿出來了林業局備案林權轉讓手續,我一看郭永貴與郭長興的林權買賣協議是60萬元,但郭永貴及其代理律師提出的訴訟請求是600萬元,經過法庭調查辯論法官張大慶提出擇日宣判,最後確定買賣關系真實成立,郭長興敗訴隨後我們上訴至遼源市中級人民法院。大約2017年5月初,二審主審法官王成忠明確表示法院案件多,沒有其他異議就不進行開庭審理了,我堅持認爲該案事實不清,需要二審進行開庭審理,並要求其將我的話記錄到詢問筆錄內。我認爲法官對案情不清的案件筒單進行詢問,不開庭審理是不負責任的,此後王成忠又將該案改爲開庭審理。2017年6月12日,開庭審理此案,我們提出了新的證據,就是將此林地由評估公司做的鑒定提交到法庭,鑒定價格是161萬元,與實際買賣價格600萬元相差巨大,但是二審法院的法官仍然沒有采信我上訴狀中上訴的事實及理由部分提出的對一審判決的大部分異議二審中都沒有審查,就維持一審原判,依然判決郭長興敗訴,我們認爲判決結果顯失公平,無法接受,正積極的准備申訴。
(16)楊剛(時任東遼縣建安鎮林業工作站站長)的證言:2014年5月份,李笑岩找我辦理過購買建安鎮安義村1000余畝林地的事,說他以親屬郭永貴的名義購買了賀詩昌在建安鎮安義村的林地,李笑岩轉讓協議的雙方簽字是賀詩昌與郭永貴簽的,但李笑岩說這塊林地實際上是他購買的,郭永貴只是替他頂名,當時我看他們拿來的手續齊全,符合辦理過戶要求,我就給他辦理了,轉讓金50萬元左右.2015年李笑岩又找過我辦理這片林地更名過戶的事,說他在郭永貴名下的那片林地要轉讓給他人,向我咨詢辦理林地更名過戶手續的有關事宜,我告知了李笑岩辦理林地、林權更名過戶需要的相關要件。2015年11月,李笑岩給我打電話說,他辦理林地過戶的有關要件已經准備齊了,問我下一步該怎麽辦理,我告訴他,轉讓雙方必須簽訂轉讓協議,轉讓人與受讓人必須本人到場簽字,2015年11月13日上午,李笑岩領著兩個人來到建安鎮林業站找我辦理更名過戶手續,其中一人叫郭長興,是受讓方,另外一人我不認識,我讓他們向我提交了“林地林權轉讓協議書”,李笑岩和郭長興向我提交了一份已經簽署完的“林地林權轉讓協議書”,出讓方爲郭永貴,受讓方爲郭長興郭永貴本人沒有出面,是李笑岩替他來的,而且沒有給李笑岩出具授權書,我知道這片林地實際上是屬于李笑岩的,我接過這份協議後發現這份協議缺少轉讓價格和承包年限,就告訴他們這份協議不符合規定,讓他們重新做一份含有轉讓價格和承包年限的“林地林權轉讓協議書”後李笑岩到我的辦公室,說想將轉讓價款寫成400萬元,問我這麽填行不行,我認爲400萬元的轉讓價款與該林地實際價值相差太多,就對李笑岩說這片林地實際上就花了幾十萬元買的,400萬元實在是高的離譜,這個價格我沒法爲你辦理過戶,于是李笑岩就出去了後李笑岩、郭長興和另一個人一起回來了,向我出示了一份轉讓價款爲60萬元的“林地林權轉讓協議書”,我看到這個價格比較符合這片林地的實際價值,于是同意他們以這份轉讓款爲60萬元的協議申請辦理更名過戶手續,並讓李笑岩代替郭永貴作爲出讓方與受讓方郭長興當著我的面簽署了這份“林地林權轉讓協議書”。共簽署了兩份,其中一份由我辦理更名過戶備案用,另一份由李笑岩本人保管,辦理過戶手續及備案使用的都是價款爲60萬元的“林地林權轉讓協議書”,辦理林地林權轉讓沒有任何收費。我從沒見過轉讓價格爲600萬元的“林地林權轉讓協議書”。
3、被告人王成忠的供述與辯解:
郭永貴訴郭長興買賣合同糾紛案是我審理的,因被告郭長興不服東遼縣人民法院(2016)吉0422民初1728號民事判決書,向中院提起上訴,案件分給我之前,金寶華(本院金寶岩副院長的妹妹)找過我,提及該案分給我審理,希望我予以關照,我當即表示沒問題,該案我任審判長,合議庭成員爲王濤、王詣瀾,書記員是宿宏岩,開始我主張采取書面審理,但上訴人律師吳迪要求開庭審理我向主管領導李平彙報了案情,李平告知我郭長興正在上訪,該案要慎重處理,所以我進行了開庭審理。該案的案情是2015年11月郭永貴與郭長興簽訂了“林地林權轉讓協議書”,約定郭永資將建安鎮的林權轉讓給郭長興,雙方共提供給法庭三份轉讓協議書,一份協議未約定價款、一份協議約定轉讓價款爲60萬元、一份協議約定的轉讓價款爲600萬元。
本案爭議焦點就是如何認定協議的證據效力問題,經審理我認爲轉讓價款爲600萬元的協議更真實、更客觀,且這樣對郭永貴最爲有利。爲了得到這樣的結果,第一我以1150畝林地的價格應該明顯高于60萬元,同時上訴人提供的林地鑒定價格也是將近200萬元爲由,認定60萬元協議不符合市場價格;第二我閱卷時一審卷宗顯示郭長興給了李笑岩8萬元錢用于交稅,但後來在辦林權證時才發現不需要交稅,以此爲由我認定當時他們應該考慮到稅款問題,所以爲避稅簽60萬元協議符合情理,基于此推導出600萬元協議在先,60萬元協議在後,據此我們作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的二審終審判決。但實際上60萬元協議在有權機關登記備案,該協議的證明力明顯應該更高,應予以采信,不過爲了使600萬元的協議能夠得到認定,我仍然是以被上訴人提出的避稅爲依據,否定60萬元協議的真實性。在庭審中我問到辦理林權證時是否需要交稅,上訴人回答不知道,被上訴人回答不需要交稅如果按正常邏輯再繼續追問、繼而繼續調查,避稅的理由是不成立的,我沒有追問的原因是金寶岩副院長和同事金寶華的因素,只想在庭審中不發生可能影響維持原判的情況。合議時審判員王濤、王詣淵均沒有提出異議,表示同意我的意見。因爲合議前我向二人提及了李笑岩與副院長金寶岩的關系,金寶華告知我希望案件維持原判,我在合議後將結果告知了金寶華,並在生效後給她出具了生效證明。
針對王成忠的辯解及其辯護人的辯護意見,經查:
(1)證人王濤、王詣淵證實,該案合議前王成忠暗示其二人,本案被上訴人郭永貴系金寶岩副院長及同事金寶華家親屬,合議時給予關照,據此,王成忠受人之托事實成立,其當庭翻供未受金寶華等人授意,顯然與事實不符,此節其翻供理由不充分,本院不予采信;
(2)王成忠受人之托後,違背本案“賣”關系不成立的事實,枉法裁判,其犯罪動機徇私情,並無與李笑岩合謀詐騙之意,其行爲符合民事枉法裁判罪的構成要件,而非李笑岩詐騙案的共犯;
(3)對本案郭長興的陳述、上訴理由及李國輝的證言不予采信,對李笑岩單方即“轉讓”協議爲“買賣”合同的證言予以采納,未能充分論理評判;
(4)追加李國輝爲第三人問題,其當庭辯解李國輝身份應爲“證人第三人”,對“證人第三人”一詞,未能作出合理解釋;
(5)王成忠推斷60萬元轉讓價過低,而采納600萬元轉讓價,如何推斷600萬元轉讓價不高,其推斷明顯違反自由心證制度;
(6)本案已啓動再審程序,尚無結論,本案未有證據證明被害人受到經濟損失。綜上,辯護人的部分辯護意見,理由不充分,本院不予采納;其辯解尚未造成損失,理由充分,本院予以采信。
本院認爲,被告人王成忠身爲司法機關工作人員,在民事審判活動中私情,故意對應當采信的證據不予采信,故意違反法定程序,作出枉法裁判,侵犯了國家司法機關的正常秩序,其行爲構成民事枉法裁判罪,應當以民事枉法裁判罪迫究其刑事貴任,公訴機關指控的事實和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王成忠系初犯、偶犯,在偵查階段其書寫了“悔過書”及供認了指控的基本犯罪事實,綜上情節本應對其從寬、從輕處罰,但其當庭翻供,且翻供的內容與事實不符,翻供的理由不能排除合理懷疑及本人尚未悔悟其枉法行爲在社會上已造成極壞影響,故對其酌情處罰,綜合被告人王成忠的犯罪事實、性質、情節、手段及社會危害性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條第二款之規定,判決如下:
被告人王成忠犯民事枉法載判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有期徒刑的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9月3日起至2020年9月2日止。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吉林省遼源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兩份。
審判長  公振山
審判員  周鳳武
人民陪審員  楊兆威
遼源市西安區人民法院
二O一八年二月九日
書記員 王麗


編輯:焱濃

最新推荐

  • 清潔工遇襲腦幹死亡 孕婦遭撲倒毒打清潔工遇襲腦幹死亡 孕婦遭撲倒毒打

    香港環球新聞在線訊:今晨縱暴派議員及暴徒為挾持市民奪取政治陰謀,連日來發起所謂「三罷」,實質是以恐襲的手段企圖癱瘓社會。昨日,黑衣群魔不但罔顧駕駛者死活在天橋上擲雜物堵塞主要交通幹道、大肆破壞及焚燒港鐵設施,更喪盡天良地奪去壹條人命。壹群上水居民昨晨在自發清理路障時,遭壹班黑衣魔施襲,已忍無可忍的居民奮力驅趕引發「磚頭大戰」。根據影片,壹枚磚頭從黑衣魔方向投中壹名男子,該名男子當場暈倒地上,送院後證實腦幹死亡,生命危在旦夕。案件列作傷人,由新界北總區重案組跟進調查,暫未有人被捕。

    2019-11-14浏览:11538
  • 中國電信寶雞分公司驚顯客戶幾十年奇葩繳費合同中國電信寶雞分公司驚顯客戶幾十年奇葩繳費合同

    香港環球新聞在線陝西訊:接陝西寶雞壹民眾投訴壹件奇葩事件,他去辦理繳費套餐事宜竟然給辦成了360個月,多麼可怕的壹件事,這麼大的電信公司竟然會出現這麼沒水平的業務員,到底是業務員智商低,還是領導層有問題?值得大家思考?

    2019-10-19浏览:11256
  • 香港特區警方全力協助記者採訪香港特區警方全力協助記者採訪

    香港環球新聞在線訊:警方表示,會全力協助記者正常採訪,而在示威等混亂場合中,警方與記者不應處於敵對關係。

    2019-10-01浏览:25254
  • 記者證與輿論監督:沒有記者證不會阻礙記者采訪記者證與輿論監督:沒有記者證不會阻礙記者采訪

    香港環球新聞在線訊:(一位資深媒體記者的心聲)前不久給地方官員們講課,開頭就普及兩個常識:第壹,這兩年引爆輿論的多數是自媒體,主流媒體的範疇已經不再僅僅是傳統媒體,因此要重視各種自媒體;第二,記者證不能作為判斷壹個來訪的媒體人是不是真記者,若錯誤地覺得沒有記者證就是假記者,很可能陷入被動的境地。

    2019-08-12浏览:249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