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PathHome > > 法制 > 反腐
0

一場小官司輸輸贏贏我該打到何時?

  • 索引1587
  • 发布时间2020-09-08
  • 点击次数
  • 加入收藏
  • 发表评论
  • 语音阅读

一場小官司輸輸贏贏我該打到何時?


一審法院民事判決企業敗訴

香港環球新聞在線內蒙訊:接內蒙古自治區烏拉特前旗先鋒鎮黑柳子村村民孫利平投訴:他與內蒙古中灘糖業有限公司,(位於:內蒙古自治區烏拉特前旗中灘農場110國道725公裏處)簽訂了壹份以種植方式為紙筒育苗合同,本人孫利平與內蒙古中灘糖業有限公司出現了經濟官司糾紛,壹審烏拉特前旗人民法院判我勝訴,二審在沒有新增證據下巴彥淖爾市中級人民法院又判我敗訴,我真的暈了?都是法院,壹個說我有裡、壹個說我沒理、我到底有理沒理連我也搞不清了。

具體情況還是大家看看


這是一審旗法院的民事判決

內蒙古自治區烏拉特前旗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9)內0823民初590號
原告:內蒙古中灘糖業有限公司,住所地內蒙古自治區巴彥淖爾市鳥拉特前旗中灘農場110國道725公裏處。
法定代表人:張文亮,董事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田敏,女,1962年12月28日出生,漢族,內蒙古中灘糖業有限公司辦公室工作人員,住內蒙古自區包頭市青山區幸福路七號街坊五棟24號。
被告:孫利平,男,196年2月2日出生,漢族,農民,住內蒙古自治區巴彥淖爾市烏拉特前旗先鋒鎮黑柳子村吉祥新村。
被告:劉建軍,男,1972年11月9日出生,漢族,農民,住內蒙古自治區巴彥淖爾市烏拉特前旗先鋒鎮黑柳子村白拉牛社。
被告:賈金永,男,1967年6月10日出生,漢族,農民,住內蒙古自治區巴彥淖爾市烏拉特前旗鳥拉山鎮磚瓦廠五完小南墻外。
被告:王二福,男,1974年10月28日出生,漢族,農民,住內蒙古自治區巴彥淖爾市中灘農場二分場。
原告內蒙古中灘糖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灘糖業公司)與被告孫利平、劉建軍、賈金永、王二福種植回收合同糾紛案,本院於2019年1月28日立案後,2019年6月19日,依法適用普通程序,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中灘糖業公司的委托訴訟代理人田敏,被告孫利平、劉建軍、賈金永、王二福均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中灘糖業公司向本院提出訴訟請求:
1、判令被告限期歸還中灘糖業公司甜菜種子、紙筒材料、苗床肥三項生產資料累計金38160元及利息從起訴之日起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計算至付清全部欠款之日止;2、判令被告限期歸還中灘糖業公司為其裝卸拉運甜菜專用肥兩次支付的費用1200元;3、判令被告劉建軍、賈金永、王二福對以上欠款及利息承擔保證責任;4、判令被告承擔本案的訴訟費用。
訴訟過程中,原告中灘糖業公司將其第壹、二項訴訟請求明確為:1、判令被告孫利平限期歸還中灘糖業公司甜菜種子、紙筒材料、苗床肥三項生產資料累計金額38160元及利息從起訴之日起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計算至付清全部欠款之日止;2、判令被告孫利平限期歸還中灘糖業公司為其裝卸拉運甜菜專用肥兩次支付的費用1200元。事實和理由:2017年4月12日,被告孫利平以種植方式為紙筒育苗,種植面積240畝,預計交售甜菜1080噸的種植計劃,與中灘糖業公司用本人真實姓名和有效證件簽訂甜菜種植購銷合同,並且按照中灘糖業公司關於賒銷各項生產資料,秋季交售甜菜統壹結算扣除賒欠款的合同規定,以被告孫利平本人簽字和劉建軍、賈金永、王二福三人聯保簽字,辦理了聯保賒銷手續,隨後從中灘糖業公司領走了240畝紙筒配套材料(甜菜籽、紙筒、苗床肥)。上述生產資料累計欠款38160元。被告孫利平在聯保賒銷單中賒欠中灘糖業公司價值31200元的12噸甜菜專用肥,是中灘糖業公司雇車從呼市化肥
廠給被告孫利平專程送去的。被告孫利平將領走的甜菜籽、紙筒、苗床肥交與王二福進行育苗。結果種子育苗成功後,被告孫利平決定不插秧種植甜菜,公然違約合同。面對此種情況,中灘糖業公司只好把從呼市化肥廠調運給被告的12噸甜菜專用肥雇裝卸工、車輛又拉回了公司(甜菜專用肥共計合款31200元)。對於被告孫利平用於育苗的甜菜種子、紙筒材料及苗床肥所欠的38160元欠款和兩次為被告孫利平調用化肥支付的1200元費用,中灘糖業公司幾次催要無果,為了討回公道,對於被告違約合同欠款不還,只好訴至法院,望人民法院秉公執法判如所求。被告孫利平辯稱,種植回收合同是我與中灘糖廠簽的,種子我自始至終沒有見過,我也沒有讓王二福拉過種子。化肥是中灘糖廠給我拉過來的,拉過我們村子裏的。我沒有讓王二福育苗王二福拉種子我都不清楚。我不負擔原告所主張的各項欠款及利息。被告劉建軍辯稱,我在賒銷單上簽過字,以擔保人的身份簽的字。既然是擔保人,我應該知道種子和化肥的去向,化肥拉過去我給王二福付了4000元的運費,甜菜專用肥的運費4000元是王二福讓我付的。為什麽原告往回收甜菜專用肥的時候不往回收種子,收化肥的時候應該知道我們種不成了,原告在拖延時間。
請求法院詳細調查結果。
被告賈金永辯稱,我在賒銷單上簽過字,以擔保人的身份簽的字。種子我壹直沒見過,甜菜專用肥我知道拉回村裏,原告又拉走了。其他情況我不清楚。被告王二福辯稱,2017年4月12日孫利平、劉建軍、賈金永三個人去糖廠簽訂合同的時候我也在場,糖廠原料部的袁坯兵讓我在賒銷單上簽字擔保,我就在賒銷單上以擔保人的身份簽了字。賒銷單上是種植240畝甜菜所需的種子、紙筒、苗床肥等三項配套材料的欠款大約3萬多元。當時,糖廠就把賒銷單給了孫利平。孫利平又把賒銷單給了我,讓我向糖廠領取他賒購的240畝種子等育苗材料幫他育苗。育苗費用我與孫利平協商成每盤40元。當時劉建軍和賈金永都在場。我把孫利平向糖廠賒銷的材料領走了,然後我就給劉建軍打電話索要育苗的定金,當時劉建軍給了我4000元育苗定金。我們就開始執行被告孫利平、劉建軍的育苗。當時與糖廠簽訂合同種植甜菜的周邊的農戶都是讓我給育苗,我給農戶育苗,都是農戶開好賒銷單,我向農戶拿上賒銷單然後我去中灘糖廠領育苗的材料,我為農戶育苗。糖廠給拉的甜菜專用肥都沒運費的,都是按照農戶指定的地點送貨上門或者是種植面積小的讓農戶自己去糖廠拉貨。糖廠拉走的甜菜專用肥是1、2月後拉走的,卸甜菜專用肥的時候是孫利平、劉建軍、賈金永三個人卸下的,我不知道卸下肥的時候他們三個人通知了我出裝卸費,我到現在都沒有給裝卸費。我為孫利平他們把甜菜苗培育好了,可以種植了,通知劉建軍來拉甜菜苗,劉建軍說讓我自己處理甜菜苗,他們的地已經對外承包出去了。我後來多次通知劉建軍拉走甜菜苗,這麽大數量的甜菜苗我處理不了。後來劉建軍派了7戶人拉走了20多畝甜菜苗,沒有付款。後來我通知劉建軍剩下的育苗怎麽處理,劉建軍他們也沒來處理,誰也沒來處理。我自己和糖廠壹同想辦法處理了100多畝,其余的都損失了。這100多
(100-120)畝甜菜苗按壹畝地110元向外處理了。
希望法庭公正處理。原告中灘糖業公司圍繞訴訟請求依法向本院提交了證據,1、2017年4月12日內蒙古中灘糖業有限公司甜菜種植購銷合同份。證明被告應該完全履行合同,公然違約應當承擔違約責任
2、2017年4月12日內蒙古中灘糖業有限公司聯保賒銷單壹份(3張)。證明賒銷單就是出庫單,原告已經把賒銷單簽完字交給被告孫利平以後原告已經完成了交付的義務。以上證據經質證,被告孫利平對1號證據認可,認為內蒙古中灘糖業有限公司甜菜種植購銷合同簽字處其簽字及捺印系其本人所簽及捺印;對2號證據認可,認為內蒙古中灘糖業有限公司聯保賒銷單“賒銷人”處其簽字系其本人所簽。被告劉建軍、賈金永、王二福對1、2號證據均認可,認為內蒙古中灘糖業有限公司聯保賒銷單“聯保人”處其三人的簽字系本人所簽。以上1、2號證據四被告均認可,本院均予以采信。被告王二福為證明自己的主張,依法向本院提交了2017年5月24日武平厚出具的欠條壹份,2017年5月24日張雪峰出具的欠條壹份,2017年5月25日王永偉、趙三旺、杜三喜出具的欠條壹份,2017年5月26日董雲清出具的欠條壹份,2017年5月27日孫有貴出具的欠條壹份。證明劉建軍委派武平厚張雪峰、王永偉、趙三旺、杜三喜、董雲清、孫有貴等人來向被告王二福拉甜菜苗的情況。該證據經質證,原告中灘糖業公司對該情況不清楚,不發表質證意見;被告孫利平、賈金永均對該情況不清楚;被告劉建軍對武平厚、王永偉、孫有貴所出糖業公司未向本院提供支出以上費用的相關票據憑證,本院對該費用的支出情況無法予以認定,故對原告中灘糖業公司的該訴訟請求亦不予支持
綜上所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六十條、第百零七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款及《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九十條的規定,判決如下:駁回原告內蒙古中灘糖業有限公司的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784元,由原告內蒙古中灘糖業有限公司負擔。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並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於巴彥淖爾市中級人民法院。
審判長:  張國強  人民陪審員:張振亮  人民陪審員:袁誌雄
      二O壹九年七月二十三日    書記員:王小麗


以上是一審全過程:孫利平勝訴

這是二審民事判決書

二審法院民事判決企業勝訴,證據沒增加、黑變白、白變黑、百姓被搞暈!


內蒙古自治區巴彥淖爾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20)內08民終392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內蒙古中灘糖業有限公司,住所地內蒙古自治區烏拉特前旗中灘農場110國道725公裏處。
法定代表人:張文亮,董事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田敏,女,該公司員工。
委托訴訟代理人:袁丕兵,男,該公司員工。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孫利平,男,1966年2月2日出生,漢族,現住內蒙古自治區烏拉特前旗先鋒鎮黑柳子村吉祥新村。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劉建軍,男,1972年11月9日岀生,漢族,現住內蒙古自治區鳥拉特前旗先鋒鎮黑柳子村白拉牛社。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賈金永,男,1967年9月10日岀生,漢族,現住內蒙古自治區鳥拉特前旗烏拉山鎮磚瓦廠五完小南墻外。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王二福,男,1974年10月28日出生,漢族,現住內蒙古自治區鳥拉特前旗先鋒鎮中灘農場二分場。
上訴人內蒙古中灘糖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灘糖業公司)因與被上訴人孫利平、劉建軍、賈金永、王二福種植、養殖回收合同糾紛壹案,不服內蒙古自治區烏拉特前旗人民法院(2019)內0823民初590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受理後,依法組成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了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中灘糖業公司向壹審法院起訴請求:1.判令孫利平限期歸還中灘糖業公司甜菜種子、紙筒材料、苗床肥三項生產資料累計金額38160元及利息,從起訴之日起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計算至付清全部欠款之日止;2判令孫利平限期歸還中灘糖業公司為其裝卸拉運甜菜專用肥兩次支付的費用1200元;3、判令劉建軍、賈金永王二福對以上欠款及利息承擔保證責任。壹審法院認定事實:2017年4月12日,中灘糖業公司作為合同甲方與作為合同乙方的孫利平簽訂了壹份《內蒙古中灘糖業有限公司甜菜種植購銷合同》,內容為:“為了確保甜菜購銷雙方利益,實現農企互惠互利,經內蒙古中灘糖業有限公司(簡稱甲方)與村、合作社及個人(簡稱乙方),雙方協商,訂立此合同合同內容:1.甜菜價格:400.00元/噸(直接進廠價格)2.生產資料(種子、紙筒及配套材料、甜菜專用肥)由公司統壹按成本提供,可以村為單位集體賒銷或5戶聯保賒銷生產資料,秋季結算甜菜款時統壹扣回;種子價格:90元/畝;紙筒及配套材料:159元/畝(紙冊4冊/畝,種子、壯苗劑)甜菜專用肥:130元/畝。3.甜菜收購執行GB10496-2002國家修削標準,對修削不符合標準及腐爛、凍化、嚴重空心的甜菜不予收購。4.凡使用自繁種子、外購種子、飼料甜菜、無合同的甜菜不予收購。5.全程無償提供優質服務和技術咨詢,指導農戶科學種植甜菜,實現高產、優質高效。6.十月上旬開始收購,合同內符合標準的甜菜全部收購,扣雜幅度7-13%。7.保證購買、使用甲方提供的種子、紙筒和甜菜專用肥。8.嚴格按照甲方的技術要求科學種植甜菜,加強田間管理,實現高產優質,重點抓好以下環節:(1)堅持四年以上輪作,不重茬、不迎茬;防止前茬除草劑藥害,農戶自己提前做好除草劑盆栽小白菜實驗。(2)抓好整地質量,整地必須達到墑好、疏松、細碎無坷垃、播前及時滾壓,達到平整、無前茬雜物和雜草,適時早播,紙筒育苗甜菜3月中下旬播種、扣棚,按技術要點及時噴灑壯苗劑,必須在5月5日前移栽完;直播,覆膜甜菜播種時間4月上旬進行,最晚4月25日前播完,播種深度1.5-2厘米,達到壹次抓全苗。(3)早疏苗、早間苗、適時定苗;紙筒移栽畝留苗5500株以上;直播畝留苗6000株以上。(4)合理疏肥:每畝施用底肥50公斤甜菜專用肥,不進行追肥或頁面噴施任何肥料。(5)及時防治病蟲害,7月中下旬必須及時噴灑防治褐斑病的藥劑防治褐斑病的發生,以提高甜菜產量和質量。9.保證10月1日前不割擗甜菜葉片,起收前15-20天內不澆水。10為保護乙方利益,甜菜過磅單不能流通,結算持與合同致的身份證結算。11.種植戶送交甜菜時須持本合同交售,並逐車登記,合同內所有甜菜全部收購。12.為了保護乙方的利益,甜菜款結算時間:邊收購邊結算,保證元旦前全部結凊。結算實行壹戶壹卡制,結算後直接把甜菜款打到乙方結算卡。二、違約責任:甲乙雙方必須嚴格履行合同,乙方不得把甜菜賣給其他廠家或牧區及其他地區,如造成賒銷款不能及時收回,由聯保人和擔保人承擔。如有違約加收賒銷利息並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三、合同補充內容:1.簽訂合同壹律實行實名制,必須填寫種植戶真實
姓名,身份證號碼,不得轉讓、塗改。2.乙方憑有效過磅單、合同、身份證到場結算,過磅單有效期為6個月。四解決合同糾紛的方式:協商、調解解決,如協商不成,交甲方所在地人民法院依法解決。本合同壹式兩份,雙方簽字後生效”。中灘糖業公司在該合同甲方簽字處加蓋其公
司合同專用章,孫利平在該合同乙方簽字處簽字並捺印該合同後附合同面積、種植方式、合同數量、交售登記表等。同日,中灘糖業公司與孫利平辦理了“內蒙古中灘糖業有限公司聯保賒銷單”,該賒銷單中載明賒銷紙筒及配套材料計款38160元,甜芽專用肥計款31200元,苗床肥
24袋,賒銷總金額為69360元。孫利平在該賒銷單“賒銷人”簽字處簽字並捺印,劉建軍、賈金永、王二福在該賒銷單“聯保人”簽字處簽字並捺印。此後,王二福將“內蒙古中灘糖業有限公司聯保賒銷單”上所列的價值38160元的甜菜籽、紙筒等生產資料從中灘糖業公司領走。中灘糖業公司向孫利平運送了甜菜專用肥。此後,中灘糖業公司又將該甜菜專用肥收回。現中灘糖業公司以孫利平從中灘糖業公司領走價值38160元的甜菜籽、紙筒、苗床肥後,違反合同不種植甜菜為由,訴至法院。
壹審法院認為,當事人應當按照約定全面履行自己的義務。當事人壹方不履行合同義務或者履行合同義務不符合約定的,應當承擔繼續履行、采取補救措施或者賠償損失等違約責任。該案中,中灘糖業公司與孫利平於2017年4月12日簽訂《內蒙古中灘糖業有限公司甜菜種植購銷合同》,合同約定由中灘糖業公司向孫利平賒銷甜菜種子、紙筒與配套材料及甜菜專用肥等甜菜種植生產資料,由孫利平按照合同要求種植甜菜240畝,待甜菜種植成熟後,由中灘糖業公司按照合同約定的回收標準以400元/噸的價格向孫利平回收甜菜,同時與孫利平結算所賒銷生產資料的欠款。合同簽訂當日,中灘糖業公司與孫利平辦理了內蒙古中灘糖業有限公司聯保賒銷單,該賒銷單約定孫利平向中灘糖業公司賒銷總金額為69360元的生產資料,孫利平在賒銷單賒銷人簽字處簽字並捺印,劉建軍賈金永、王二福作為賒銷擔保人在賒銷單聯保人簽字處分別簽字、捺印。現中灘糖業公司主張孫利平與其簽訂合同並辦理賒銷單後,委托王二福進行甜菜育苗,王二福向其公司領取了價值38160元的生產資料,王二福育苗後,孫利平違反合同約定未種植甜菜,故訴至法院,要求孫利平給付所賒銷生產資料的欠款38160元及利息。對於中灘糖業公司的以上事實主張,孫利平、劉建軍、賈金永均不認可,認為孫利平確與中灘糖業公司簽訂過種植回收合同並辦理了生產資料賒銷單,但中灘糖業公司未向孫利平交付賒銷單中所載明的生產資料,且孫利平亦未委托王二福進行育苗。對此,中灘糖業公司作為該案負有舉證證明責任的當事人,應當提供相應證據證明其以上事實主張的成立,但其向該院提供的證據並不能證明其已向孫利平交付了價值38160元的生產資料,亦不能證明孫利平委托王二福進行甜菜育苗並委托王二福向其公司領取所賒銷的生產資料的事實客觀存在。此外,中灘糖業公司作為合同壹方,其在履行交付賒銷生產資料的合同義務時,其應當向合同相對方孫利平交付所賒銷的生產資料,但其卻向合同之外的王二福交付了以上所賒銷生產資料。因此,該院對中灘糖業公司主張的其已向孫利平交付了所賒銷的生產資料的事實不予采信,對其要求孫利平給付所賒銷生產資
料欠款38160元及利息,並要求劉建軍、賈金永、王二福對該欠款及利息承擔保證責任的訴訟請求均不予支持。對於中灘糖業公司要求孫利平給付其為孫利平裝卸拉運甜菜專用肥所支出的費用1200元並要求劉建軍、賈金永王二福對該費用承擔保證責任的訴訟請求,因中灘糖業公
司未向該院提供支出以上費用的相關票據憑證,該院對該費用的支出情況無法予以認定,故對中灘糖業公司的該訴訟請求亦不予支持。綜上所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六十條、第壹百零七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壹款及《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九十條的規定,判決:駁回內蒙古中灘糖業有限公司的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784元,由內蒙古中灘糖業有限公司負擔。
中灘糖業公司上訴請求:撤銷壹審判決,依法改判支持其訴訟請求。事實和理由:原審法院認定中灘糖業公司與孫利平之間簽訂的《甜菜種植合同》及附件(聯保賒銷單)真實合法有效。孫利平也認可該合同以及聯保賒銷單真實合法有效。但是孫利平不履行合同義務,公然違約,不種植甜菜,不按照合同約定支付賒欠的農資款。擔保人也不按照《甜菜種植合同》第二條約定承擔擔保責任。在法庭審理過程中,孫利平沒有任何證據能證明自己可以不履行合同,可以違約。這樣的違約行為得到了法院的支持《甜菜種植合同》第二條違約責任約定:“甲乙雙方必須嚴格履行合同,如造成賒銷款不能收回,由聯保人和擔保人承擔。如有違約加收除賒銷利息並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八條規定:“依法成立的合同對當事人具有法律約束力,當事人應當按照約定履行自己的義務,不得擅自變更或解除合同,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護。”第六十條也規定:“當事人應當按約定全面履行自已的義務。”《擔保法》第二十壹條規定:“保證擔保的範圍包括主債權及利息、違約金、損害賠償金和實現債權的費用。保證合同另有約定的,按照約定。當事人對保證擔保的範圍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的,保證人應對全部債務承擔責任。”綜上所述。壹審法院在查明事實證據確實的情況下,錯誤適用法律,做出錯誤的判決。
孫利平辯稱,中灘糖業公司沒有給我交付種子,據中灘糖業公司稱,種子交給了王二福,我對這件事不清楚。
劉建軍、賈金永辯稱,當時我們也沒見過種子,中灘糖業公司給的化肥雖然在村子裏見過,但是之後化肥不知道被誰拉走了。
王二福未予答辯。
二審中,當事人沒有提交新證據。本院對壹審查明的事實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根據雙方當事人的訴辯意見,本案的爭議焦點是中灘糖業公司要求孫利平給付種子款、化肥運費等以及要求劉建軍、賈金永、王二福承擔連帶保證責任的訴訟請求有無事實及法律依據。對此,本院根據已查明的事實及現有證據具體分析如下:案涉《內蒙古中灘糖業有限公司甜菜種植購銷合同》系雙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內容亦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合法有效,雙方均應依照合同約定全面履行自己的義務。
(壹)關於中灘糖業公司是否已向孫利平交付種子等生產資料的問題。首先,賒銷是以信用為基礎的銷售,賣方與買方簽訂購貨協議後,賣方讓買方取走貨物,而買方按照協議在規定日期付款或分期付款形式付清貨款的過程。賒銷單是對賒銷人、開票人、聯保人、產品名稱、單位、數量及金額等的記載憑證,買賣雙方簽訂賒銷單即意味著雙方對賒銷產品、單位、數量以及金額的確認,賣方將確認後的賒銷單交付買方後也意味著買賣標的物交付完成。本案中,孫利平向中灘糖業公司購買甜菜籽、紙筒等生產資料,孫利平在中灘糖業公司制作的賒銷單上簽名確認。開票人袁丕兵,聯保人劉建軍、賈金永、王二福也都簽名予以確認。結合壹審中當事人陳述:“被告劉:……為什麽原告往回收甜菜專用肥的時候不往回收種子,收化肥的時候應該知道我們種不成了……”、“被告王:時,糖廠就把賒銷單給了孫利平。孫利平又把賒銷單給我,讓我向糖廠領取他們賒購的240畝種子等育苗材料幫他育苗……”。二審中當事人陳述:“審:本案所涉籽種及專用肥實際由誰提取的、由誰育苗?上代(袁):賒銷單是我給開的,開完之後我給了孫利平,具體之後他給誰我不清楚。後來貨是王二福提走的,化肥是我公司送到村子裏,後來他們不種了之後我公司將化肥拉回去了”。通過劉建軍、王二福、袁丕兵三人的陳述,再結合《內蒙古中灘糖業有限公司甜菜種植購銷合同》以及賒銷單,可以認定中灘糖業公司已經向孫利平交付了賒銷單的事實,中灘糖業公司已經履行了合同約定的交付義務,孫利平也應按約定履行合同義務。關於孫利平又將賒銷單交由誰,由誰實際領取甜菜籽種、紙筒等生產資料並不影響中灘糖業公司已經向孫立平交付的事實。其次,雙方在《內蒙古中灘糖業有限公司甜菜種植購銷合同》以及賒銷單中均未對裝卸拉運甜菜專用肥的費用由誰承擔進行過約定。中灘糖業公司亦未提供因裝卸拉運甜菜專用肥而支出1200元的相關證據,故對其主張不予支持。
二、關於劉建軍、賈金永、王二福應否對孫利平所賒銷生產資料欠款38160元及利息承擔連帶保證責任的問題。根據《內蒙古中灘糖業有限公司甜菜種植購銷合同》中約定內容二、違約責任:甲乙雙方必須嚴格履行合同,乙方不得把甜菜賣給其他廠家或牧區及其他地區,如造成
賒銷款不能及時收回,由聯保人和擔保人承擔。如有違約加收賒銷利息並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以及聯保人劉建軍、賈金永、王二福在中灘糖業公司於2017年4月12日制作的內蒙古中灘糖業有限公司聯保賒銷單上簽名確認的事實。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第十九條規定,當事人對保證方式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的,按照連帶責任保證承擔保證責任。第二十六條規定,連帶責任保證的保證人與債權人未約定保證期間的,債權人有權自主債務履行期屆滿之日起六個月內要求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在合同約定的保證期間和前款規定的保證期間,債權人未要求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的,保證人免除保證責任。本案中,劉建軍、賈金永、王二福與中灘糖業公司對保證方式的約定不明確,故應對孫利平所欠賒銷款按照連帶責任保證承擔保證責任。且劉建軍、賈金永、王二福與中灘糖業公司未約定保證期間,亦未對收回賒銷款的履行期限屆滿日期進行約定。故,中灘糖業公司起訴之日並未超過保證期間,中灘糖業公司在此期間向保證人劉建軍、賈金永王二福主張權利,劉建軍、賈金永、王二福應對孫利平所賒銷生產資料欠款38160元及利息承擔連帶保證責任。
綜上所述,對中灘糖業公司的上訴請求成立部分予以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壹百七十條第壹款第二項規定,判決如下:
壹撤銷內蒙古自治區鳥拉特前旗人民法院(2019)內0823民初590號民事判決;
二、孫利平於本判決生效後十日內給付內蒙古中灘糖業有限公司甜菜種子、紙筒材料、苗床肥三項生產資料累計金額38160元及利息(從起訴之日起即2019年1月28日起,至2019年8月19日,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計算;從2019年8月20日起,至付清全部欠款之日止,按全國銀行間同業拆借中心公布的同期貸款市場報價利率計算);劉建軍、賈金永、王二福對上述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四、駁回內蒙古中難糖業有限公司其他訴訟請求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的,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的規定,加倍支付延期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壹、二審案件受理費1568元,由孫利平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任明強   審判員鄔忠良    審判員徐文軍
二零二零年八月六日      書記員陳元

二審判孫利平敗訴,沒增加新的證據,一家判企業敗訴、一家判企業勝訴,一家判農民勝訴、一家判農民敗訴,到底是什麼在作怪?這中間到底有什麼貓膩?還是讓公眾以及法律人界士公平正義

編輯:焱濃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