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PathHome > > 法制 > 曝光
0

青海“隱形首富”:祁連山非法采煤獲利百億至今未停

  • 索引1564
  • 发布时间2020-08-04
  • 点击次数
  • 加入收藏
  • 发表评论
  • 语音阅读

青海“隱形首富”:祁連山非法采煤獲利百億至今未停



香港環球新聞在線西北訊:(記者 王文誌 青海報道祁連山生態環境保護問題三年前被中央通報,聲勢和力度空前的問責風暴,開啟了祁連山史上最大規模的生態保衛戰。記者持續兩年多的跟蹤調查發現,通報追責高壓之下,祁連山生態保護總體取得成效,但南麓腹地的青海省木裏煤田聚乎更礦區非法開采並未根絕。大規模、破壞性的煤礦露天非法開采,正給這片原生態的高寒草原濕地增加新的巨大創傷,黃河上遊源頭、青海湖和祁連山水源涵養地局部生態面臨破壞。
記者多方調查證實,制造這壹區域生態災難的,是壹家名為青海省興青工貿工程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興青公司”)的私營企業。興青公司董事長馬少偉號稱青海“隱形首富”,14年來盤踞木裏礦區聚乎更煤礦,涉嫌無證非法采煤2600多萬噸,獲利超百億元。
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在歷經兩輪中央環保督察和青海省叫停木裏煤田礦區內壹切開采行為、開展生態環境整治的背景下,興青公司在木裏聚乎更煤礦的非法開采也未受到撼動,時至今日其打著修復治理的名義仍在進行掠奪式采挖,生態舊債未還又添新賬。

海拔4200米的木裏礦區聚乎更煤田,地處青海省天峻縣,緊鄰祁連山自然保護區,是祁連山賦煤帶的資源聚集區,為青海唯壹的焦煤資源富集地。木裏煤田由四個礦區組成,聚乎更煤田由七塊井田組成,聚乎更壹井田是其中面積最大、儲量最多的井田,焦煤儲量近4億噸,興青公司非法開采活動集中於此。


圖為聚乎更礦區壹井田煤礦非法開采後傷痕累累的山體。
2020年7月下旬初,記者第三次探訪聚乎更礦區東南側的壹井田煤礦5號井。興青公司采煤區內,數臺挖掘機和裝載機正在緊張作業。滿載煤炭、渣土的重型自卸車壹輛緊接壹輛,沿著礦區簡易道路逶迤爬行;回行的空車則壹路狂奔,揚起漫天塵土。知情人士告訴記者,目前興青公司有四個采煤隊、120臺機械、近300人在聚乎更礦區壹井田煤礦5號井開采作業。
在興青公司露天開采現場,放眼望去,“開膛破肚”式采挖形成的巨型凹陷采場,自東南向西北方向蜿蜒5公裏,形成壹條寬約1公裏、深達300米到500米的溝壑,猶如在高原濕地上劈出的壹道巨大傷口。開挖剝離出的地下凍土、巖石、煤矸石,在礦坑附近堆起四五十米高的渣山,掩埋了大片草地。
2019年4月26日,記者曾以運輸車司機身份通過重重盤查,進入聚乎更礦區壹井田煤礦5號井,目睹了興青公司與上述情景幾乎相同的開采場面。
2019年7月8日,記者再赴木裏聚乎更礦區,在興青公司礦區駐地門口看到,兩個多小時,75輛滿載煤炭的重型半掛車從興青公司采煤區呼嘯駛出,每輛車裝載至少50噸,源源開往八公裏外的木裏火車站煤炭貨場。
圖為從⾮法采煤場向⽕⻋站送煤的⻋輛排起⻓⻰。
時隔壹年多,興青公司在聚乎更礦區壹井田煤礦5號井的采掘面,向西北方向快速擴展。記者置身於此看到,遠處是碧草如茵的自然濕地、珍珠般灑落的羊群和白雪點綴的山峰,近處則是壹片狼藉的煤堆、渣堆和觸目驚心的巨坑,對比之下像是綠色的高原草甸被遽然撕裂,黑色煤炭和渣土如傷口處外翻的血肉,令人不忍直視。
14年非法開采獲利超百億
據記者調查,興青公司於2005年介入聚乎更礦區壹井田煤礦,2006年後半年開始煤炭開采,其非法開采活動已持續14年。
2005年至今,興青公司參與了木裏煤田三輪煤炭資源整合,先後加入了松散型的青海木裏煤業有限公司、青海天木能源集團有限公司和青海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由於“整而不合”,實質是興青公司及其全資子公司青海興青天峻能源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興青天峻能源公司),單獨自行在聚乎更壹井田煤礦5號井實施煤炭開采。
記者從青海省自然資源廳壹工作人員處了解到,截至目前,興青公司、興青天峻能源公司均未取得聚乎更壹井田煤礦的采礦許可證,其開采行為屬於非法盜采。
此前,馬少偉在接受記者采訪時稱,其長期以來都在參與木裏煤田三輪煤炭資源整合,整合壹直未能全部完成,興青公司、興青天峻能源公司都“停產配合整合,沒有生產”。
而根據青海省政府青政(2011)93號文件,2011年度興青公司上繳稅收33271萬元。另據青海省政府青政(2012)61號文件和2013年7月青海省財政工作會議披露的數據,2012年度興青公司上繳稅收4.12億元。當地專業人士據此測算,自2006年底到2014年6月底,興青公司在聚乎更礦區壹井田煤礦非法開采優質焦煤2000多萬噸,收入110多億元。
記者從興青公司內部獲得的數據也證實了這壹測算,該公司2007年至2014年在聚乎更礦區壹井田煤炭產量數據顯示:2007年煤炭產量270.88萬噸,2008年煤炭產量288.77萬噸,2009年煤炭產量275.51萬噸,2010年煤炭產量112萬噸,2011年煤炭產量359.69萬噸,2012年煤炭產量445.41萬噸,2013年煤炭產量185.5萬噸,2014年煤炭產量113.47萬噸,年煤炭產量270.88萬噸;2007年到2014年合計采煤2051.23萬噸,收入110.19億元。
此外,專業人士根據相關資料測算,2015年至2020年,興青公司在聚乎更礦區壹井田煤礦采煤500多萬噸,收入約40億元。
記者從興青公司內部獲得的2019年11月26日至12月29日《挖機挖煤結算表》顯示,在此約壹個月期間,10臺挖機合計產煤11.25萬噸;2020年5月26日至6月25日《自卸車車數統計表》顯示,此期間產煤4.1萬噸。
由此可見,自2006年到2020年的14年間,興青公司從木裏煤田非法采煤2500多萬噸,獲利150億元左右。
兩輪中央環保督察期間仍不收手
青海木裏煤田違法開采、過度開發破壞草原濕地生態環境,曾引起廣泛關註。從2014年8月開始,按照青海省委、省政府部署,木裏礦區的煤礦全面停產整頓,采取露天采坑邊坡治理、渣土復綠等措施修復生態。
馬少偉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其“在聚乎更礦區壹井田的環保工作得到省政府肯定,作為生態恢復治理樣板,經驗在木裏礦區推廣”。
而據知情人士稱,2014年8月19日,青海省委、省政府領導帶隊到木裏煤田聚乎更礦區現場辦公,指導督辦生態修復和環境整治工作。省領導壹離開,興青公司便白天修復整理棄渣,夜間照舊采掘、出煤。自2014年下半年以來,興青公司打著礦區生態治理修復的旗號,繼續實施大規模非法開采,當地人士稱之“邊修復、邊破壞;小修復、大破壞”。
記者獲得的興青公司內部資料顯示,在木裏礦區整治風聲趨緊的2014年,該公司從聚乎更壹井田煤礦采煤113.47萬噸。
2016年2月,中央有關部門《關於青海祁連山自然保護區和木裏礦區生態環境綜合整治調研報告》引起高度重視後,青海省政府出臺木裏煤礦生態環境綜合整治工作實施方案,整治工作進入最為嚴厲的時期。相關資料顯示,就在當年,興青公司從聚乎更礦區壹井田采煤100多萬噸。
2017年8月8日至9月8日,中央第七環保督察組對青海省開展環保督察。記者獲得的大量圖片、視頻資料顯示,此期間興青公司在聚乎更礦區壹井田煤礦的非法開采仍舊熱火朝天,停采時間僅壹周左右。
2019年7月14日至8月14日,中央第六環保督察組對青海省開展環保督察。據興青公司內部人士透露,督察組到天峻縣開展下沈督察,興青公司在聚乎更壹井田煤礦的開采停了三天,督察組離開的第二天即恢復開采作業。
“每逢領導前來視察、檢查工作和執法檢查,興青公司就臨時停產壹兩天,並將采煤機械設備全部轉移到渣山整形工地,用礦渣堵死通往采煤區的道路。”興青公司內部知情人士對記者說,經常是白天迎接檢查、夜間組織開采,或者上級領導、執法人員前腳剛離開、後腳就恢復生產。
記者了解到,為了應對青海省執法部門的監督檢查,2020年7月28日起興青公司停產四天。31日下午14時左右,檢查人員離開,16時興青公司即通知各采煤隊恢復當日夜班開采。
據興青公司內部人士透露,通常情況下公司24小時作業,但每次有領導和執法人員前來礦區,公司都能事先得知消息,將礦體和挖出的煤炭或用土掩蓋,或用綠色蓋土網予以覆蓋,看似綠色草坪;檢查人員壹離開,立即恢復作業。
就聚乎更礦區壹井田煤礦非法開采問題,記者致電馬少偉,馬少偉表示:“煤礦壹直在停產著呢。”
“破壞性”開采暗藏巨大生態“黑洞”
木裏煤田儲藏我國稀有煤種優質焦煤,該焦煤發熱量通常在6600大卡以上,是不可或缺的煉焦用煤。青海人形容這裏的煤炭品質好到“用壹張紙都能點燃”。
聚乎更礦區壹井田煤礦勘察報告顯示,其下壹層煤層平均厚度17.24米,下二層煤層平均厚度11.41米。按照礦產資源法律法規和煤炭工業技術規範,露天煤礦煤層厚度超過6米的,回采率須達到90%。
相關煤炭開采專家對記者說,為了追求效益盡快最大化,興青公司開采只吃“白菜心”,僅采特厚煤層這壹層,薄煤層、地質構造比較復雜的煤層基本上棄之不采,回采率不足15%。
對此,業內人士痛惜地稱為“采壹噸扔五噸”,如此采富棄貧、采厚棄薄、采易棄難,導致優質煤炭資源在興青公司挑肥揀瘦的開采過程中,被白白扔掉80%。聚乎更壹井田5號井儲煤1.55億噸,興青公司采掘最深處已達500米,采掘範圍已過多半,超過6000萬噸煤炭資源被興青公司白白扔掉,相當於年產300萬噸大型礦井的20年產煤量,估值高達360億元左右。
青海大學壹位參與以木裏礦區為試點的高寒礦區植被恢復項目研究的專家對記者說,木裏礦區分布著大片凍土及高寒草甸等濕地植被。聚乎更礦區所處的位置,既是黃河壹級支流大通河的源頭所在地,同時也是青海湖入湖徑流河重要的發源地,粗放野蠻開采破壞的不僅僅是礦區周邊,隨之而來的草場退化和地表荒漠化,將導致黃河上遊和青海湖區域生態環境的惡化。
就興青公司“掠奪式、破壞性”開采行為,中國科學院院士、中科院地質與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員張宏福連呼“痛心疾首”。他說:“木裏煤田區域生態極其敏感和脆弱,大規模無序探礦采礦使得成千上萬年形成的凍土層被剝離,水源涵養功能減弱或消失殆盡,將使地表大面積發生不可逆轉的幹旱化。”
張宏福表示,興青公司十幾年來無科學的施工組織設計和規範施工作業,不僅破壞原有的自然生態系統,而且使優質焦煤、可燃冰等不可再生資源遭受毀滅性破壞,有關部門必須予以徹查。
青海“隱形首富”被指“假文件”豪奪千億礦權
記者查詢工商登記資料發現,興青公司為家族性企業,由父子四人持股,股權結構為:馬登科(其父)占股20%,馬少偉占股40%,馬邵雲(其弟)占股20%,馬邵雄(其弟)占股20%。據了解,馬登科曾任青海省政協委員;馬少偉則曾是西寧市政協委員,因實際控制和運營聚乎更礦區壹井田煤礦,被當地人稱為青海“隱形首富”。
兩年前,曾披露興青公司憑借壹紙疑似造假的青海省商務廳紅頭文件,非法將青海省紫金礦業煤化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紫金公司”)全部股權據為己有,而此前陜西金土地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土地公司”)就其出資紫金公司與興青公司以“零投資”奪走紫金公司估值千億元的聚乎更壹井田礦權,引發金土地公司長達15年的維權訴訟。
這場假文件奪取千億礦權糾紛曾引起廣泛的社會關註。據悉,商務部、青海省紀委最終查明,作為決定聚乎更壹井田千億礦權歸屬的關鍵證據,青海省商務廳發出上述紅頭文件即作收回撤銷處理,其為無效文件即無效證據。2020年5月,陜西省西安市中院壹審判決認定,金土地公司為紫金公司實際出資人。
據了解,在青海商界,讓馬少偉名聲遠揚的不僅僅是其涉足木裏煤炭開采多年擁有巨額財富,更因為其擁有深厚的政商關系,在兩者之間行走得遊刃有余。2019年1月,青海省自然資源廳的相關公示顯示,馬少偉任法定代表人的青海不凍泉礦泉水有限公司,以1870萬元的對價獲得青海海西州茫崖小冒泉地區162.82平方公裏的鉀鹽礦預查探礦權。據專業人士測算,該區域鉀鹽礦區塊礦藏市值應在百億元以上。
編輯:焱濃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