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PathHome > > 法制 > 反腐
0

很小的壹件征地補償款竟然逼得村民四處上訪

  • 索引1538
  • 发布时间2020-08-16
  • 点击次数
  • 加入收藏
  • 发表评论
  • 语音阅读

很小的壹件征地補償款竟然逼得村民四處上訪


這就是征用所佔高長飛家的土地賠償了部分

香港環球新聞在線西北訊:接陜西省府谷縣古城鄉油房坪村藺圪蔔自然村村民高成飛投訴:他們村村支書張亮以及村主任高存旺顛倒黑白,在給高成飛土地賠償問題上百般設置障礙,煽動村民制造矛盾,導致高長飛常年上訪制造了壹系列社會不穩定因素。
事件經過敘述:
2015年新修準朔鐵路,占用了納榆公路,公路改道征用了高成飛養父高二保(2015年已故)的口糧地——扠頭圪蛋(地名)2.17畝;2018年,準朔鐵路又在扠頭圪蛋征用了0.69畝,兩次共征用2.86畝。同年夏天,村裏開會確認土地歸屬,村會計藺計小對1981年土地承包賬本進行了核實,村民共同確認: 扠頭圪蛋有高二保的土地0.56畝,每畝8斤產量。但2018年9月18日藺圪蔔村鐵路公示表卻將扠頭圪蛋的土地公示為上坪圪蛋1.36畝,上坪路0.811畝,為集體占有土地。村委會據此將本屬於高成飛的2.86畝征地補償款占為集體所有,只給高成飛0.56畝的土地補償款,其余款項村民平分,高成飛沒有同意。根據1981年土地承包賬本顯示:扠圪蛋有高二保的土地0.56畝,每畝產量為8斤,再沒有其他村民承包該土地。由於地理條件所限,當時承包丈量土地時只是對山峁上面的土地進行了丈量,為0.56畝。山峁下面的土地由於不方便丈量就沒有進行登記,但整個扠頭圪蛋都承包給了高二保。高二保也壹直對該土地進行管理和耕種。2015年高二保去世後,高成飛作為高二保的唯壹繼承人對該土地進行了繼承,並對該土地進行管理。所以被征用的2.86畝土地是高成飛的承包地,理應得到征地補償款。藺圪蔔村鐵路公示表將扠頭圪蛋的土地登記為上坪圪蛋和上坪路是登記錯誤。高成飛的生父高留保的土地承包經營證對上坪路和上坪圪蛋有著明確的地圖顯示,而捉頭圪蛋是在該地圖的西北角400多米處,是獨立的地名,並不叫上坪路或者上坪圪蛋,且1981年土地承包賬本上面也有扠頭圪蛋的記載。
2009年、2011年和2013年鐵路征地,征用個人土地,丈量多少給征地戶多少。並沒有按照土地登記證和承包地賬本所記載畝數發放。例如,村民高二仁承包地賬本只登記了幾分地,但發放征地補償數時按實際管理的6.5畝進行發放,2017年村民韓成屁沙石坡的地被征用,記載只有1.2畝,但征地補償款按3畝多發放,還有3畝多剩余,2018年廟渠溝十幾戶的征用土地也比實際記載畝數多更有甚者,原村主任郝雲飛甚至將集體的0.6畝征用地無故送給藺留柱,村長高存旺將集體土地無故送給村民韓成。為什麽其他村民的征地補償款按實際管理的土地進行發放,甚至可以無故多給,而高成飛的征地補償款卻要嚴格按照承包地賬本登記土地進行發放?這種因人而異的發放方式嚴重損害了高成飛的權益,高成飛也應當按實際管理的土地分得征地補償款征地補償款發生爭議後,高成飛於2018年找古城鎮原書記郝培軍,原副鎮長溫文軍反映解決,但都沒有給解決。
2019年時任鎮長靳軍指派人大主席張誌達,副鎮長譚小舟駐村幹部劉瑞峰到村裏解決此事,但由於村民鬧事,也沒有解決成功。《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第十四條規定:土地所有權和使用權爭議,由當事人協商解決;協商不成的,由人民政府處理。單位之同的爭議,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處理;個人之間,個人與單位之間的爭議,由鄉級人民政府或者縣級以上人民政府處理。高成飛和村鎮的糾紛符合本法條的規定,古鎮政府應當對此作出處理意見。但古城鎮政府卻沒有依法依據進行處理,屬於行政不作為,依法應當被行政問責。
綜上,扠頭圪蛋是壹個獨立的地名,扠頭圪蛋被征用的2.86畝土地是高成飛的承包地,征地補償款應當發放給高成飛。古城鎮人民政府沒有及時對高成飛反咉問題予以處理,導致高成飛四處上訪造成社會不穩定,地方政府應負全責,望謹慎思之。

編者按:這麽壹點點小問題,如果地方政府有作為,何來百姓四處是訪?

編輯:焱濃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