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PathHome > > 法制 > 反腐
0

掃黑除惡的今天是誰在充當宣棟平的保護傘?

  • 索引1518
  • 发布时间2020-07-18
  • 点击次数
  • 加入收藏
  • 发表评论
  • 语音阅读


掃黑除惡的今天是誰在充當宣棟平的保護傘?


這是宣棟平偽造發改委文件為實施詐騙做鋪墊工作的依據(高大平村書記到市發改委查閱無此文件)

香港環球新聞在線西北訊:接榆林市受害民眾投訴:放高利貸以及涉黑的宣棟平竟然被輕描淡寫的追查犯罪事實,放高利貸利用黑社會手段,對放貸戶採取僱傭社會閒雜人員及勞教犯罪釋放人員,組織涉黑收貸地下110團隊,對放貸戶採取非法拘禁等陰暗手段予以收貸,並且涉及敲詐等手段,勾結當地個別腐敗執法人員作為保護傘坑害民眾,儘管當地百姓十分痛恨,但還是有自己的保護傘百般予以庇護,為其開脫罪責,理由只有一個,他們有著共同的利益——那就是合夥榨取百姓血汗錢,關鍵是地方保護傘層層庇護不想予以深挖犯罪事實,對舉報人舉報事實總是以種種理由予以推辭,不予受理,在榆林市真的是揭不開掃黑除惡的蓋子嗎?


以下就是這個宣棟平利用黑惡勢力為組織放高利貸坑民拐騙以及常常非法拘禁放貸戶犯罪事實,(以下僅僅是涉黑犯罪冰山之一角):


控告材料(受害社會人士舉報原材料)
控告人1:馬懷雄,男,漢族,榆林市榆陽區人,1962年8月25日出生,現住陜西省榆林市榆陽區小紀汗鄉黃土梁村。
控告人2:萬建龍,男,漢族,榆林市榆陽區人,1986年5月25日出生,現住榆林市榆陽區小紀汗黃土梁村六組。
控告人3:紀東生,男,漢族,榆林市榆陽區人,1975年6月27日出生,現住榆林市榆陽區牛家梁鎮轉龍灣村五組。
控告人4:楊治文,男,漢族,榆林市榆陽區人,1971年10月1日出生,現住榆林市橫山區波羅鎮楊窯則村。
控告人5:姚虎平,男,漢族,榆林市榆陽區人,1974年12月13日出生,現住榆林市榆陽區青雲鄉宣溝村,
控告人6:方誌江,男,漢族,榆林市榆陽區人,1982年6月15日出生,現住榆林市榆陽區延壽路桃花園。
控告人7:趙亮虎,男,漢族,榆林市榆陽區人,1967年4月28日出生,現住榆林市檜陽區青雲鄉大平溝村。
控告人8:李秀娥,女,漢族,榆林市榆陽區人,1966年11月10日出生,現住榆林市榆陽區青雲鄉太平溝村。
控告人9:姚智武,男,漢族,榆林市榆陽區人,1979年5月4日出生,現住榆林市榆陽區文化南路西。
控告人10:屈綱要,男,漢族,榆林市榆陽區人,1971年1月6日出生,現住榆林市榆陽區區劉千河鄉殷家村屈渠。
控告人11,曹愛霞,女,漢族,榆林市榆陽區人,1971。年3月5日出生,現住榆林市榆陽區區劉千河鄉殷家村屈渠。
被控告人:宣棟平,男,漢族,榆林市榆陽區人,1970年10月30日出生,現住陜西省榆林市榆陽區青雲鄉宣溝村,
被控告人:王曉艷,女,漢族,系宣棟平妻子。
被控告人:宣龍飛,男,漢族,榆林市榆陽區人,1988年9月17日出生,現住陜西省榆林市榆陽區青雲鄉宣溝村。
1.依法追究被控告人宣棟平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非法拘禁罪、偽造機關印章罪、尋釁滋事罪、敲
詐勒索罪的刑事責任,
2.依法追究被控告人宣龍飛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尋釁滋事罪、敲詐勒索罪、非法拘禁罪的刑事
責任。
宣棟平犯罪劣跡經過:

被控告人宣棟平駕駛的從不掛牌照的大眾牌輝騰車橫行於榆林市區,多年來交管部門不聞不問,其在交管部門的“關
系”可見壹斑。前擋風玻璃下赫然擺放著“中共榆林市委機關通行證”、“印有國徽的特別通行證”等多個通行證,其政
界關系顯露無疑,宣棟平多年來壹直非法使用是誰在給黑惡勢力撐腰。

2018年2月3日《榆林公民實名舉報榆陽區法院執行局執行法官強建國涉嫌多項罪名》的公開舉報信中舉報人宣棟平所使用的就是——電話.被控告人宣棟平在榆林市榆陽區專橫跋扈多年,其帶領無業、吸毒、刑滿釋放等社會閑雜人員放髙利貸,放款時以“剁頭錢”的名義要求借款人出具高於實際借款金額的借據,再通過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強占他人財物、恐嚇、威脅債務人及其近親屬的方式催收高利貸本息,甚至用“大埋活人”的方式強迫他人出具借據,迫害多名控告人。宣棟平偽造司法訴訟證據,通過其在榆林市榆陽區法院的特殊關系,以虛假訴訟的方式謀取巨額非法利益。前述所有控告人,全部系被被控告人宣棟平迫害過的受害人。

以下為各控告人控告的具體事實。
控告人馬懷雄控告事實:2011年至2013年間,因生意周轉資金需要,從被控告人宣棟平處借入過資金,資金月利率為5分。其中2011年借入50萬元資金三個月支付利息7.5萬元,2012年4月借入27萬元,兩年間借款本息共償還74萬元,其中有壹次在榆林山水酒店408房間,稱要請人喝酒,強行逼我拿走5000元。2013年8月,控告人的好朋友萬建龍因資金需求,以馬懷雄的名義借宣棟平5萬元,宣棟平要求出具7萬元的借條,因資金需求迫切,無奈之下按照宣棟平的要求出具了借據。借款後,每月支付3500元利息,共支付8個月共計24000元後,萬建龍實在是無力償還,宣棟平便帶領社會閑雜人等威脅、恐嚇我,有壹次他把我帶到小紀汗水庫,他們拿著手銬威脅要銬我,還用電警棍毆打我走時威脅我說要壹槍打死我。2014年的壹天,在小紀汗鄉奔灘村,宣棟平帶領4個人毆打我,當時薛金生、萬健、陳振華等人就在現場,這三個人都是我借款的擔保人,之後我無奈把全部貸款本息都還清。宣棟平除了要高額利息外還要我每年給他50斤牛肉。宣棟平帶領的人強行逼迫我給他們供兩條芙蓉王香煙。再後來,宣棟平拿著7萬元妳的借據將我訴至法院,案件進入執行程序後,我共償還111150元,現已結案。
控告人萬建龍控告事實:2013年3月借入宣棟平10萬元,要求打12萬元的借據,其中有兩萬元的剁頭錢,借款剛給我,到了石油賓館樓下,就和我要2000元說要請人吃飯,我只能給他。借款後,每月結利息5000元,給付利息壹年多後無力支付,宣棟平便帶領宣龍飛等人滋擾我家的正常生活,帶著多人來家抽煙、喝酒,這樣滋擾了很多次後,逼迫我夫妻二人出具2萬元的借條,多次滋擾導致我母親因受驚嚇過度入院治療。滋擾我家期間,隨意吃喝、搶走我家東西,其中有壹次搶走兩箱白酒。
控告人楊治文控告事實:2013年9月,我借宣棟平20萬元,在借款後的壹年內,我共償還18萬元,之後實在無力償還,宣棟平便開始肆意滋擾我家人的生活,2014年的天,宣棟平帶著壹個年輕人來到我家,當天我不在家,我老婆王改如和我10歲的女兒在家,他們進入我家門後將我老婆拘禁在衛生間,以我年僅10歲的女兒威脅我老婆還錢我老婆因受驚嚇過度神經受損,入住正北臺神經醫院治療。2016年的壹天,宣棟平派三個刑滿釋放人員跟蹤並肆意辱罵、威脅我,我每天被這三個人拘禁在三辰附近的壹個小賓館內不得離開,還要我給這些拘禁我的人管吃管住並每天給每個人300元資。過了四天,我讓我朋友梁柱給我送來3000元壹次性給了其中壹個人,才得以擺脫限制人身自由。在宣棟平的威逼之下,我不敢在榆林住,就去了西安打工,因母親病重從西安回到榆林,約的中午和宣棟平商量還款的事情,宣棟平叫來三個小青年,把我帶至東山無人區,揚言如果不給錢就要砍死我,他們打開車輛後備箱,放著棒球場的木棍和鋼管。我非常害怕,但是確實沒錢。宣棟平便逼迫我從新寫下18萬元的借據,因擔心他威脅、迫害我的家人,也為了盡早擺脫他們的魔掌,我在無奈無助的情況下出具了壹張18萬元的借據。拘禁期間我被宣棟平和那三個無業人員輪流毆打,在我被打傷之後,他們又強行拘禁了我壹晚,第二天威逼我找保人,我無奈之下找來韓順義、高飛二人來替我擔保,這才得以逃脫,待我回到家想看壹眼病重的老母時,母親已病逝了。再後來,宣棟平便用20萬元和18萬元的兩張借據分別在榆陽區
法院起訴了我和借款擔保人。案件進入執行程序後,宣棟平將我是法定代表人的榆林市融嘉建築有限公司的公司資質
及印鑒全部扣押,我和借款擔保人韓順義、高飛經常深夜裏接到宣棟平的威逼電話。2017年,我通過薛金生給宣棟平償還10萬元,後來,在薛金生的房子被法院查封期間,宣棟平帶人經常在薛金生被查封的房子鬧事,導致薛金生無法正常生活。
控告人姚虎平控告事實:2014年5月8日因與被控告人宣棟平的鄰裏糾紛所引發爭端,被輸陽區公安局上郡路派所民警王亞雄等人違規暗箱操作、敲詐控告人姚虎平未果後違規刑事立案所迫害。當天,宣棟平毆打了我和我老婆張冬梅(我老婆當時懷孕),我情急之下失手打碎了壹輛掛軍用車牌的雷克薩斯轎車(在案件審理過程中,該車變成無牌無照車輛)(我就是失手打壞部隊車輛也應該是部隊人員出面索賠,宣棟平利用自己在法院的保護傘判我給宣棟平賠償,法院以事實為依據的宗旨那裡去了,宣棟平毆打我造成我眼睛受傷後住院,上郡路派出所王亞雄帶人多次和我溝通,說讓我給上宣棟平2萬元,這個案子就這麽了了,我不同意。後該案移送榆陽區人民檢察院,控告人姚虎平被榆陽區人民法院枉法判處有期徒刑2年(現已執行完畢、刑滿釋放)。被控告人宣棟平利用司法工作人員王亞雄等人的司法權力,虛假取證、違規辦案迫害控告人,控告人因該案被判入獄期間至今,壹直在申訴。
控告人方誌江控告事實:2007年7月6日,我母親李鳳琴叫來舅舅李新有和另外兩個農民工準備修固我家位於延壽路桃花園198號的老房子,正在鋪修過程中,鄰居宣棟平帶著六七個手持鋼管、棍棒的年青人過來,說地方是他的想要動工就給他壓40萬元,揚言要滅我全家,並指揮其帶來的年青人打為我家修房子的人,當時有圍觀群眾報警,警察到達現場後,宣棟平帶人離開,我們要求警察查辦宣棟平和其帶領的手下人,都遭到拒絕,此事不了了之。都是街坊鄰居,為了和搓此事,我母親當天晚上打算去平家協商,剛走到他家大門口,就遭到宣棟平的老婆和兒子的毆打,我舅舅過去勸架,宣棟平姐姐將大門反鎖,就在這時,宣棟平帶著幾個警察回來。宣棟平當著警察的面,拿壹電線抽打我母親和我舅舅,院子內傳來慘烈的求救聲音,現場的警察壹直圍觀,未作出任何制止毆打的行為。毆打數十分鐘後,我母親和我舅舅被扔出宣家大門,宣棟平又帶著那幾個警察離開。
位於延壽路桃花園附近原有大片公共用地,都被宣棟平在沒有任何部門批準的情況下違法強占、強行修建,目前宣棟平在此處有七八套房屋,大都是強占公共用地修建的,其中延壽路桃花園146號宣棟平占用公共用地修建自家車庫,多次反映給榆陽區綜合執法局五大隊至今未處理。宣棟平行為張狂的違法犯罪行為,給街坊鄰居生產生活造成的諸多不
便,大家都有話不敢說、有怒不敢言,有關部門對此更是不聞不問。
控告人趙亮虎、李秀娥控告事實:198年,趙亮虎借宣棟平2萬元高利貸周後償還了1萬元,剩余1萬元沒有還上。1999年農歷正月十六,在榆陽區膚施路吉祥巷趙飛飛家商量還款事宜。當天有張偉、白文、白文的弟弟、趙根女、任艷平、趙飛飛、宣棟平夫婦、趙亮虎夫婦等人在場,商量好我們再給宣棟平連本帶利還1萬8就行了,當天我們把1萬8千元現金交給了宣棟平,宣棟平就是不給借據,在張偉和白文的堅持之下宣棟平把壹張模仿原借據偽造的借條給了白文,白文結果借條二話沒說就撕碎了,當時在散落的借據碎塊中有印泥顏色的紅色痕跡,在場所有人都以為是趙亮虎當年給宣棟平出具的借據。沒過多久,宣棟平又拿著借據要求我們還款,經常派人跟蹤趙亮虎,任何場合遇見趙亮虎都要搜身,只要發現有現金和值錢的東西就要拿走。2003年非典期間,宣棟平隔三差五帶著幾個小青年來我家門口圍堵我家大門、堵在巷子口,恐嚇、威脅我們,我們壹旦說上兩句就毆打我們,這些小青年開口閉口宣棟平是他們大哥,他們要他們大哥的錢,甚至恐嚇我家小孩,給小孩造成了極大的心裏陰影。宣棟平的妻子王曉艷聲稱她家有的就是錢,弄死我們非常容易。後來,宣棟平將趙亮虎訴至法院,案件進入執行程序後,有壹天,榆陽區法院執行法官馬春生帶著宣棟平來到我家,問我趙亮虎在哪,我說不知道,馬春生二話不說給我戴上手銬,將我帶到榆陽區法院,在馬春生辦公室裏將我的單臂牽引銬將我銬在暖氣管橫管上,直到孩子們放學時間才放我回家。這個案子與我沒有任何關系,我也不是案件當事人,可執行法官馬春生盡然如此目無法紀,不顧法律規定、不顧無辜當事人的合法權益,利用法律賦予法官的權力踐踏法律尊嚴、踐踏司法精神。我哥哥趙小虎本來與這個案子無任何關系,但是執行法官馬春生運用其手中的司法權利,對無辜的案外人司法拘留兩次,每次都頂格拘留15日,2016年,執行法官馬春生將我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2017年10月份,我銀行賬戶的款項10萬余元被扣劃,經查是被榆陽區法院執行局執行法官蘇凱學扣劃,用於償還宣棟平的借款。
控告人紀東生控告事實:2013年我以5分的利息貸宣棟平19萬元,宣棟平要求我出具20萬元的借據(另加剁頭款1萬元),我急用資金就寫了20萬元的借條。借款後,我每月給宣棟平1萬元利息,陸續償還24萬元。後來我實在是還不動了,宣棟平就雇傭宣飛龍等多名社會閑雜人員用各種方式威脅、恐嚇我和我家人,這些人到我老婆單位圍追堵截我老婆上下班,給工作單位打電話侮辱、威脅、恐嚇我老婆,跟蹤到我家打砸物品。2014年5月份,宣棟平以非法拘禁我人身自由的方式,逼迫我給他出具6萬元的借據。後用我出具的20萬元和6萬元的借據分別起訴。法院在審理過程中,我委托了代理人準備答辯時,宣棟平撤回了20萬元的起訴,法院針對6萬元的借據作出判決。時隔兩個月之後,宣棟平再次向榆陽區法院提起20萬元的訴訟,偽造我村村委會印章,偽造以村委會名義出具的下落不明的虛假證據,導致法院以公告送達的方式缺席審理,作出判決。剝奪了我辯論權、上訴權,且該虛假證據導致的訴訟,實際給我造成了大額財產損失。我在償還借款時,宣棟平發給我不是其本人的賬戶我按照他發的賬戶還款,但是宣棟平擅自偽造村委會印鑒並加蓋在所出具的虛假證明材料中,用於司法訴訟,導致法院通過缺席審理的方式作出與事實不符的判決,謀算侵害我合法權益,其行為已經構成刑法第280條第2款規定的偽造機關印章罪,公安機關應以偽造人民團體印章罪立案追究宣棟平的刑事責任。
控告人姚智武控告事實:2006年,我以月息2角1分的月息借入宣棟平6萬元,因用錢緊急,我就按照宣棟平的要求出具了13萬元的借據,宣棟平要求我按周結息,每周結2940月利息,王亞飛和喬楊兵提供保證擔保。結息三個月後,我無力償還。宣棟平便雇傭石四毛、許社峰及吸毒分子劉革等社會閑雜人員多次恐嚇、威脅我家人及擔保人王亞飛、喬楊兵的家人,多次到我父母打工處踹門砸窗、滋擾事端,造成等我父親受驚嚇後失眠,導致病情加重。2007年,宣棟平等十多人把擔保人喬楊兵帶至宣棟平家,後喬楊兵給我打電給我還錢的事。我到宣棟平家後說實在還不上錢,這幫人就說我要把我拉到尤家峁水庫,聲稱再不還錢就要把我推進水庫淹死。後來我弟弟過來出面處理,才平息了此事。2007年,宣棟平用該13萬元的借據訴至榆陽區人民法院,當時辦案法官是強建國,後我哥姚虎娃出面處理,共給了宣棟平8萬元,
案件已終結。
控告人屈綱要、曹愛霞控告事實:2013年我因急用資金,以月息7分貸宣棟平25萬元,說的壹個月內還清,壹個月後沒還上,宣棟平便要求按照月息1角的利率計算利息。我每個月結利息還2.5萬元,償還了壹年多,利息共還了28萬余元。後來實在是無力結利息,宣棟平就逼迫我按照月息1角計算的利息全部寫成及借款,現宣棟平和我要本息共90余萬元。期間,宣棟平以請我喝茶為由見面後,強追我給其妻子王曉艷出具11萬元的借據。宣棟平雇傭社會閑雜人騷擾、威脅、恐嚇、毆打我家人,其手下人宣飛龍拿著菜刀揚言要殺我全家,我們曾經向上郡路派出所報警求救,派出所民警到達現場後,對於宣棟平雇傭人員暴力威脅、恐嚇、毆打我們的違法犯罪行為不做任何處理,僅僅勸說這幫人離開,可沒過兩天這幫人又來了,而且因我們之前報警求救他們的暴力手段變本加厲,再後來我們就不敢報警了。因這25萬元的借款的利息,宣棟平逼迫我外甥為我寫下的5萬元借據當擔保人,我外甥擔保後,他用這5萬元借據又計算了十幾萬元利息,威脅我外甥王保平說如果不還錢就殺了他,我外甥幾年都不敢回家。宣棟平派宣龍飛等人跟蹤我,限制我人身自由,威脅、恐嚇我,持續了幾天後,宣東平侄子宣二牛強迫我交1000元,說是他的跟蹤我期間的工資,還有次,宣龍飛跟我拿走1萬元,但是後來宣棟平不承認這1萬元的事實。2015年,宣棟平把我拉倒南門口,打電話叫人要打我,後來打我的人有事沒有來,宣棟平說要把我推水庫裏淹死我。宣棟平逼迫我老婆擔保多張以利息計算的借據,並派人以這些借據威脅、恐嚇我老婆。後來,宣棟平拿著手中的借據起訴我和我妻子,我們去榆陽區法院應訴,宣棟平竟然在法院毆打我妻子曹愛霞,讓我們該說的說,不該說的別瞎說。案件到了執行階段後,我想盡壹切辦法還款,分兩次還款共還款8千元,但是法院多次對我和我外甥王保平執行司法拘留,款項至今尚未還完。
後綜上所述:我們全部控告人認為,被控告人宣棟平以超過法律規定利率上限數倍的利率發放“剁頭款”高利貸款,以利滾利的方式計算超過借款本金數倍利息,逼迫控告人出三具巨額借據。雇傭社會閑雜人等以恐嚇、威脅、毆打他人的暴力手段催收高額利息,其行為已經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294條之規定,構成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其偽造人民團體印章作為訴訟證據給當事人造成巨額經濟損失,其暴力索取非法債權非法拘禁、恐嚇、毆打多名受害人,其在不符合記者證持有條件的情況下,持有記者證並以要挾司法、政府工作人員,為其犯罪行為提供便利,其常年駕駛不掛牌照的轎車、特別通行證招搖過市,行為囂張之極。被控告人宣棟平以身試法踐踏法治社會形成的社會秩序和公序良俗,給多名受害人造成巨大的家庭災難。

以上是社會人士的舉報事實以及心聲,地方掃黑辦百般推辭不收群眾舉報涉黑舉報材料,認為這些夠不上涉黑,試問什麼叫涉黑?大家看看宣棟平這些種種劣跡夠得上黑社會嗎?


再看看宣棟平偽造基層政府公文詐騙村集體財產過程:

黑惡勢力區霸宜棟平違規承包大面積五荒地的追責報告


榆陽區青雲鎮宣溝村宣棟平,非法違規承包50年的五荒地,承包面積6800畝,巧立項目,以欺騙的手段套取國家相應的政策支持,從中牟取不當利益,制約著本地的發展,損害了國家和群眾的利益。



控告書
壹、 控告人:榆陽區青雲鎮老莊岔組全體村員。
二、 二、被控告人:榆陽區青雲鎮宣溝村宣棟平。
事實和理由:
2003年7月4日宣棟平以榆林市宣東生態農業綜合開發有限公司的名議簽訂了《五荒地承包協議》,四至界限清晰,
核定承包總面為6800畝,租賃期間為50年,租貸費及付款方式載明,伍拾年共租貸費60萬元人民幣,至簽訂之日起
次性付清。
控告請求
1、依照相關法律,追究被控告人違規簽訂合同,偽造政府相關文件的責任。對此合同造成16年來的開發及國家
水利工程所延誤的損失承擔全部經濟損失。
2、根據合同法相關規定,被控告人未有履行協議中第三款承諾,收回被控告人承包二裏沙所有的五荒地。宣告《五
荒地承包協議》無效。
3、追回2003年到如今凡是在承包五荒地內的壹切享受待遇。
4、依法追回本組已支付宣棟平2萬元的土地恢復和裝載機2000元的停車費,並公正處罰宣棟平相應的非法占有、
阻擋國家工程的處罰金。
由被控人承擔非法買賣鴉羅畔村老莊岔組五荒地面村民上訪誤工,交通,食宿,精神等損失費用。
控告理由及法律依據
1、本協議商定租賃期為50年,因2003年土地法規定五荒地租賃期不超過20年,超過20年的,超過部分無效。
2、簽訂承包面積6800畝與實際面積520畝左右相差甚大,這就充分說明宣棟平是在套取國家的扶持資金,浪費本
組自然資源,嚴重制約著當地村民的開發與利用。
3、宣東生態農業綜合有限公司租賃費(50年)陸拾萬元人民幣,並從簽訂之日起壹次付清,那麽在16年的時間
裏分文未交,豈不是宣東生態農業綜合有限公司放棄了協議的履行,足以證明本協議書無效。
4、宣棟平以黑社會老大自居,非法占有五荒地,無視法律觀念,阻礙國家水利建設工程,敲詐勒索,將2011年
鋪設天然氣管道征用十幾畝土地的幾十萬元補償款以非法手段套取歸已所有。
5、本組在2015年國家水力保持項目施工中竟遭到以宣棟平為首組織的黑社會人員的阻撓,強行扣押組內委派的裝
載機,並強制敲詐了組內2萬元人民幣,非法收取裝載機停車費2000元。
6、按照《村民組織法》第二十四條,第壹款,第(五)關於“涉及村民利益的事項,經村民會決定方可辦理”;(五)
村集體經濟項目的立項承包方案及第二十二條關於“召開村民會議,應當有本村十八周歲以上,村民過半數,或者本
村三分之二以上的戶的代表參加,村民會議所作決定應當到會人員的過半數通過”鴉羅畔村老莊岔組以合同違反民主義定原則,當時任組長高世林沒有召開專門全村村民會議,三分之二以上村民毫無知情,固有效協議就失去了履行的價值,理應宣布無效。
為了維護全體村民擁有土地權的合法利益,全體控告人特請求上級政府及公安,相關職能部門予以嚴查,並依法責
令被控告人立即返還控告人合法的合釤權,同時要嚴肅查處被控告人弄虛作假的詐騙罪行,對參與此事的相關人員應承擔違紀違法的法律責任,不勝感激之至!
此致
敬禮
控告人:榆陽區青雲鎮鴉羅畔村老莊岔組全體村民
2019年11月28日



這是百姓聯名簽字反咉宣棟平敲詐的聲明材料

這就是宣棟平為敲詐村民土地精心偽造的假文件

沒有經得三分之二以上村民同意就成功的將幾十畝土地詐騙到手了。
以上是百姓舉報原文、以及無奈的心聲。望榆林市有關部門以及掃黑辦認真重視民聲,堅決不要有黑不掃,違背掃黑除惡維護社會穩定既定方針,媒體將全程跟蹤事態發展,堅決打掉黑惡勢力的保護傘。

編輯:焱濃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