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PathHome > > 資訊 > 國際
0

美國生物實驗室為何要設在中亞和高加索?

  • 索引1472
  • 发布时间2020-05-31
  • 点击次数
  • 加入收藏
  • 发表评论
  • 语音阅读


香港環球新聞在線國際訊:「美國在世界各地進行生物武器活動,其中包括在我們邊界周圍」,謝爾蓋·拉夫羅夫在集體安全條約組織外長會晤上宣佈道。很早以前,莫斯科已對鄰國的生物安全感到憂慮。美國人在哈薩克斯坦、亞美尼亞和塔吉克斯坦已建起生物實驗室網絡。尤其讓俄羅斯政府產生很多問題的,是格魯吉亞盧加爾中心。華盛頓為何要做這些呢?

病毒在故意洩露

哈薩克斯坦首例冠狀病毒感染是在3月初發現的。政府關閉了邊界並實施緊急狀態。網絡上傳聞,病毒可能和2016年美國人在共和國東南部建起的生物實驗室有關。

阿拉木圖中央實驗室,專長於研究哈薩克斯坦特性病毒菌株。該實驗室隸屬於共和國衛生部,被認為是哈薩克斯坦共和國的財產,儘管是由五角大樓建起來的,美國為此項目撥出了1.08億美元。華盛頓解釋說,本地區有美國駐軍,研究工作可幫助防範未知病毒感染。

莫斯科代表在集安條約組織、獨聯體和上合組織峰會上多次宣佈,美國人可能利用這些實驗室,損害俄羅斯的利益。但哈薩克斯坦政府確認,誰也沒有幹涉當地生物學家們的工作。

阿拉木圖中央實驗室指出:「外國學者參與是允許的,但必須是共同研究和落實課題項目。」
2018年,哈薩克斯坦的腦膜炎病例增長明顯。阿拉木圖有人認為,中央實驗室有毒株流出。壹些記者和博客主寫道,美國人在有意允許病毒的擴散。他們通過這種方式,似乎想檢驗實驗室中研究的細菌武器的效果。哈薩克斯坦衛生部宣佈,並未發生任何疫情。政府否認陰謀論,並呼籲不要散布謠言和恐慌情緒。

汽車檢查局員工在阿拉木圖街頭值勤
封閉的工作制度

蘇聯時期,亞美尼亞微生物研究所是大型微生物研究中心。進入2000年代,美國和英國對研究所的科研成果產生了興趣。期間,美國人幫助建起了幾個生物實驗室,研究高加索地區的特性病毒和毒株。像在哈薩克斯坦壹樣,資金由五角大樓撥出。美國國防部威脅減少管理局可進入這些實驗室。

除當地專家外,美國人也在這裡工作。

亞美尼亞實驗室的封閉性招致莫斯科的批評。為消除懷疑,去年秋季,總理帕希尼楊同意與俄羅斯專家簽署合作備忘錄。但之後,亞美尼亞方面放棄了這份文件。
格魯吉亞理查德·盧加爾實驗室門上的警示牌
危險的流行病學

2010年代,美國生物學家開始關註集安條約組織另壹個成員國—塔吉克斯坦。他們對可導致傳染疾病爆發的不良疫情感到憂慮,幾個西方國家基金會撥出資金,建立研究中心。

2013年,杜尚別胃腸病學基地設立了生物安全實驗室,項目由法國梅裏埃慈善基金會提供資金。在中國、緬甸、孟加拉國和其它非洲國家也有類似項目。

按照慣例,聯合國和美國國際開發署(USAID)為法國人提供幫助。2019年,在塔吉克斯坦共和國肺結核中心建起了實驗室,贊助方是USAID和五角大樓。去年,在塔吉克斯坦北部的伊斯法拉市,又開設了壹家實驗室。但有關這個實驗室的信息很少,資金還是由美國人提供的。

 「中亞地區,在冠狀病毒之前的疫情也非同尋常。這個地區的特點是,爆發肝炎、霍亂和肺結核,因此,新實驗室是必要的。這需要資金,沒有外國援助是不行的」,杜尚別政治學中心主任阿蔔杜加尼·瑪瑪達茲莫夫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解釋道。塔吉克斯坦專家,並未發現美國人的活躍中有甚麼可疑之處。
格魯吉亞的病原體

格魯吉亞未加入集體安全條約組織,但與俄羅斯相鄰。盧加爾公共健康研究中心讓莫斯科感到憂慮。俄羅斯政府認為,生物實驗室設在第比利斯附近符合美國人的利益。

這些懷疑並非空穴來風。2018年9月,格魯吉亞前任安全部長伊戈爾·吉奧爾加澤宣佈,實驗室可能進行人體試驗,並展示了文件。從文件中可以看出,數十位在盧加爾中心治療過的人死掉了。而且,在這裡工作的有來自美國完成五角大樓訂單的三家私營公司的生物學家。這三家公司是:CH2M Hill、Battelle 和Metabiota吉奧爾加澤註意到實驗室的病毒保護水平。而且,該中心擁有「分解有害物質和帶有生物活性材料彈藥的設備」。前任部長提問:「既然是為居民提供保護的機構,為何有這些東西?」
格魯吉亞前國家安全部長伊戈爾·吉奧爾加澤
鑒於此,俄羅斯外交部反擴散和武器控制問題司司長弗拉基米爾·葉爾馬科夫宣佈,俄羅斯將不能容忍美國在自己邊境地區搞生物實驗。

五角大樓認為吉奧爾加澤的指責是荒謬的。第比利斯指出,實驗室從事的是和平研究,從未有過人體試驗。格魯吉亞政府並不反對俄羅斯專家訪問該中心。但這些計劃,因去年兩國關係出現危機而流產。
格魯吉亞理查德·盧加爾實驗室大樓
西伯利亞聯邦大學教授、生物系博士尼古拉·謝特科夫在與俄羅斯衛星通訊社交談時指出:「格魯吉亞對物理化學生物研究不感興趣,但資料顯示,這家實驗室員工們生物保護等級很高,這就出現了問題,為何要從事這些重病原體研究呢?」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咨詢的專家們都認為,後蘇聯國家,寄希望與外部援助,可能會失去對流行病學局勢的控制。這蘊藏著嚴重的後果。需要指出的是,大流行期間,人們對實驗室更加小心了,最終,有充分的理由,讓這些機構更加開放。

編輯:焱濃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