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PathHome > > 法制 > 反腐
0

雲光中長期主政鄂爾多斯,現已有11名在當地工作過的廳級幹部落馬

  • 索引1462
  • 发布时间2020-05-16
  • 点击次数
  • 加入收藏
  • 发表评论
  • 语音阅读

雲光中長期主政鄂爾多斯,現已有11名在當地工作過的廳級幹部落馬


香港環球新聞在線西北訊:2019年6月11日,內蒙古自治區黨委常委、呼和浩特市委書記雲光中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他是今年首個被查的省會書記。雲光中是內蒙古人,被媒體稱為內蒙古“本土派”常委,他在當地官場摸爬滾打了42年。
“雲光中落馬,既震撼又平靜。”壹名熟悉當地政情的人士介紹,雲光中是副省級幹部,資歷深厚,尤其是主政“煤都”鄂爾多斯長達8年,深陷各種利益關系中,他的落馬不知會牽出些什麽,故而說“震撼”。至於“平靜”,則是雲光中“要出事”的消息壹年前便傳出,現在坐實,似乎“水到渠成”。尤其是近年來,11名長期在鄂爾多斯工作過,並在當地擔任過廳級幹部的官員相繼落馬,這些人要麽與雲光中在壹個班子共事,要麽是雲光中的下屬,在雲光中提攜下屢獲升遷。

主政煤都

雲光中生於1960年,17歲時進入老家的呼和浩特市土左旗公安局工作。此後,他的仕途壹路順遂,30歲任副處級,37歲升正處,38歲任縣委書記。41歲時,雲光中離開呼和浩特,任烏海市委常委、組織部長。在烏海、滿洲裏多地歷練後,2008年2月,雲光中調任鄂爾多斯市任市委副書記、副市長。幾個月過渡期結束後,2008年底,雲光中順利接任市長。

彼時的鄂爾多斯,仿佛壹列狂飆突進的火車。在2001年,國務院批準撤盟建市,原伊克昭盟改為鄂爾多斯市。與此同時,國際能源價格大漲與中國經濟起飛所產生的巨大能源需求,讓坐在煤堆上的鄂爾多斯壹飛沖天。最高峰時,鄂爾多斯壹年的煤炭產量占到了全國煤炭產量的六分之壹,那時的鄂爾多斯被稱為“小山西”。

壹名從山西來鄂爾多斯淘金的煤老板介紹,鄂爾多斯在幾年時間之內,幾乎把山西壹些地方的故事重演了壹遍,荒漠變煤礦,房價比肩壹線城市,街上名車遍地,以及黑金對官場的腐蝕。

這名煤老板還提到壹個背景,山西煤礦聲名在外,北京的央企與省內大型國企早早在當地布局,盡管山西煤老板很多,但大型煤礦始終掌握在國資手中。鄂爾多斯起步階段,國企關註較少,成為民企自由馳騁的舞臺。2003年,除了鐵路、熱電、管道等基礎設施產業,鄂爾多斯的本土企業幾乎全部民營化,四大民營企業成為當地煤炭產業當仁不讓的主角。在2018年的全國煤企百強榜中,鄂爾多斯有5家企業上榜,全部為民營企業。

在雲光中之前落馬的11名鄂爾多斯廳官中,無壹例外與煤有關。有人收受賄賂,低價轉讓煤礦,還有人幹脆亦官亦商,本身就是煤礦的幕後老板,直接參與倒賣煤礦。多名內蒙官場人士表示,雲光中的落馬,同樣與鄂爾多斯的煤脫不了幹系。

同流合汙

壹名鄂爾多斯的商界人士回憶說,雲光中是2008年春節前後來鄂爾多斯赴任的。不過早在元旦節,消息就傳開。

有壹天,雲光中在呼和浩特碰上大雪,航班晚點,候機廳裏遇見了好幾個鄂爾多斯的煤老板。這些人都是飛去滿洲裏的,彼此笑稱對方“消息靈通”。那時的雲光中正擔任滿洲裏市委書記,也自知即將調任鄂爾多斯。

為了迎接新市長,鄂爾多斯的煤老板可謂各顯神通。壹名烏海籍的煤老板趕去滿洲裏時,還請烏海市的壹名老領導以及另壹名處級官員隨行。烏海距離鄂爾多斯不遠,關鍵雲光中曾在烏海擔任市委常委,邀約雲光中的故舊隨行,他認為能融洽感情。

從那時起,鄂爾多斯的圈子裏便流傳出,雲光中是個性情中人,好說話。壹名當地人士表示,這句話還可以翻譯成,雲光中收錢辦事膽子大。

據知情人士透露,雲光中赴任鄂爾多斯當天,隨同自治區組織部的官員壹起返回呼市。當晚與第二天,他便出現在不同飯局上,飯局中均有鄂爾多斯的煤老板。

壹名內蒙古官場人士表示,說鄂爾多斯的官場風氣是雲光中搞壞的未必公允,但雲光中擔任鄂爾多斯市長3年,市委書記3年,的確未能扭轉當地風氣,甚至同流合汙。

當時的官場風氣,從壹樁事情中就可窺知。鄂爾多斯市政協原主席王鳳山受審時,其辯護律師提出,有兩筆錢不應計入受賄,因為送錢的分別為市政協副主席劉某以及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蘇建榮。三人都是市級領導,沒有明確請托事項,彼此送錢屬於禮尚往來。

班子成員間的友誼,需要彼此送錢來維系,荒唐到何種地步!據知情人士透露,在這些“禮尚往來”中,雲光中並沒有缺席,在對之前落馬的11人進行調查時,有多人供述,曾向壹把手雲光中送紅包禮金,雲光中也大多笑納。

雲光中的家人還介入到鄂爾多斯的煤炭生意中。據壹名知情人士介紹,在雲光中家人的撮合下,壹名陜西的煤老板收購了該市壹座煤礦,但開采後發覺效益不佳,為此找到雲光中本人。正值雲光中爭取副省級的關鍵時刻,事情被壓了下來。至於具體如何善後,外人不得而知。

政商糾葛

2014年,雲光中出任自治區政府副主席,兩年後轉任自治區黨委常委、呼和浩特市委書記。有媒體報道,離開鄂爾多斯時,雲光中動情說道:“永遠關註這片熱土。”

雲光中這番話倒不是虛言,隨著近年來多名老部下接連落馬,雲光中對鄂爾多斯的關註壹刻未停。據當地壹名知情人士介紹,雲光中曾派自己的司機來鄂爾多斯,探望壹名落馬官員的家屬。

官員接連落馬的同時,商界的異動也引人關註。去年底,有內蒙首富之稱的君正集團董事會主席杜江濤請辭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杜江濤是2018年初新當選的130名經濟界別全國政協委員之壹,當選不到壹年即請辭,外界議論頗多。

另有媒體在今年6月報道,外傳鄂爾多斯控股集團董事局主席、總裁王林祥因涉雲光中案,被帶走配合調查,現已結束返回家中。記者撥打集團多個部門電話無人接聽,法務部兩名工作人員稱對此事“不清楚”。

鄂爾多斯多名官員栽在了異化的政商關系上,雲光中也未能幸免。多個信源指出,雲光中與多名鄂爾多斯富商關系親密。他赴任時,有煤老板去滿洲裏迎接,他高升副省後,多個富商前往呼市拜會祝賀。

據知情人士透露,雲光中經常與富商聚會,即便在鄂爾多斯時也毫不顧及影響,在五星級酒店的包間內縱酒作樂。雲光中酒量大,前期只喝茅臺,後來換了口味,改喝高檔紅酒,白酒不怎麽喝了。

在十八大之前,雲光中還與富商壹起去海南打高爾夫,而且這件事還是由他自己講出來的。壹名鄂爾多斯公務員介紹,雲光中當年曾在壹個半公開場合,說到自己與某名煤企老板在海南高爾夫球場上談事情。

當年民間借貸在鄂爾多斯盛極壹時,許多人將多年積蓄投入所謂的金融企業,最終雞飛蛋打。卷入民間借貸的官員也有不少,甚至有些煤炭企業將此變成行賄手段。

據壹名當地人士介紹,有幾家所謂的投資公司就是煤老板開的,並不對外募集資金,只針對政府官員,且承諾的利息極高,通常是年息30%,高的50%。官員投1000萬進來,壹年後收走1500萬。煤老板還要千恩萬謝,說多虧這筆錢解了燃眉之急。官員心知肚明,卻自認為能以此規避黨紀國法。

之前落馬的鄂爾多斯官員中,就有人用這種手段獲利上千萬。多名當地人士表示,盛傳雲光中與家人也把錢投進去“理財”,且獲益頗豐。

因為之前多起案件都牽涉雲光中,相關部門曾找他談過話。壹名內蒙古官場人士分析,找雲光中談話的事許多人都知道,“不過從雲光中落馬後的通報來看,既非自首,也沒有主動投案,想必他拒絕了組織給予的機會,堅持說自己沒問題。”

其實,組織給過雲光中許多的機會,他卻壹次也沒有把握住。

編輯:焱濃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