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PathHome > > 視頻
0

內蒙杭錦旗伊和烏素地方基層腐敗牧民怨聲一片

  • 索引1451
  • 发布时间2020-05-12
  • 点击次数
  • 加入收藏
  • 发表评论
  • 语音阅读
內蒙杭錦旗伊和烏素地方基層腐敗牧民怨聲一片
香港環球新聞在線內蒙訊:近日本媒體記者接到杭錦旗草原牧民投訴言道:他們杭錦旗牧區地方,村、鎮兩級幹部貪腐很是嚴重,同時坑的他們無發生存,我們記者親臨一線聽取了牧民憨厚無奈的心聲:坑你沒商量、你還不能告我們,否則就抓你們、拘留你們,我們實在沒法子了?看看你們能不能給我們呼籲呼籲,透透我們內心的苦水及怨氣。

我們將草原實地牧民的心聲道向社會


這就是王福祥老人草原使用證法院竟然說這是假的


這就是王福祥老人、咋看都不像會造出假草原使用證的人。

、王福祥老人講了自己的事情經過,老人的草場自己沒有繼承權別人卻有,老人的土地是83年分的牧草地不給老人土地確權(這些年來國家補貼沒有分文),空中飛來的新戶時間為13年,在土地沒有變動的情況下卻給每人分了5畝地(水澆地)、同時地方政府給打井、負責給拉電、忙得不亦樂乎。

村長和蘇木長有權在國家土地30年不變動的情況下,把老住戶的上好土地(水澆地)強行轉讓給新來戶耕種,在2015年村長張建國給新來戶出具假證明,並且加蓋村委會公章以示其真實性可靠。蘇木長趙建章給新來戶楊福懷出示政府紅頭文件,新來戶楊福懷有村長以及蘇木長給自己出据的村證明,以及政府給出的文件足以證明其土地的合法性,直接導致王福祥老人的合法土地變為不合法土地,加之法院也是黑白不分胡亂判決。


再看看這位老牧民張寬昌為了堅持真理不給村書記那音太行賄送3000元,結局是剝奪你兩個女二的生存權、沒收草場,看看你以後還堅持真理不?這就是現實的教訓,不配合我這個村霸還有你的好下場?給我送錢的人家哪家草場我沒收了?都沒有?

、旗扶貧辦給村上三大隊的扶貧資金50萬元,鄉政府撥給了壹家私人自來水廠,就算扶貧了,真正的貧困戶沒有見到分文,老百姓開荒地10畝地屬於犯法,外來戶楊福懷開荒推地200畝不犯法、不拘留、而且還給補貼林地補償款,理由是你普通百姓和旗政府官員沒利益關係,有錢有權的開多少地都不犯法。還有張寬昌的倆個女兒戶口在本村,國家二次土地變動村上幹部那音太讓張寬昌給他自己送3000元好處費,就給張寬昌的倆個女兒把應合法擁有的草場地留下,不給錢就就以土地變動為由予以沒收掉,張寬昌在想:我女兒戶在自己家裏,同時根據國家政策土地擁有者都是戶口所在地擁有,我女兒戶口在我家誰敢違反國家政策私自沒收我女兒的草地。張寬昌就理直氣壯的沒給村幹部那音太行賄送錢,最終結局是強行將他的兩個女兒草地充公沒收,給村幹部那音太行賄送錢的人家草地都沒有沒收,就是收了他家沒給村幹部那音太送錢的人家。土地收回幹什麼了?分給了國家變動土地後的外來戶楊福懷,試問地方政府?國家土地30年不變是誰給你們的權利剝奪他人的生存權,又是誰給你們的權利在國家土地不變動的情況下私自將他人的土地劃撥給壹個外來人員?地方政府給外來人員分地安置戶口,外來人員將分的地又從新承包出去賺好處費,國家的補貼啥都有,老住戶啥都沒有,老百姓問為什麼?



再看看這戶牧民因媳婦孩子都沒趕上土地變動前分地,導致就他一人的草地還要養活妻兒一家四口,古其圖無奈的說:人家政府有關係還是外來,又是給分草地、又是給打井、又是給拉電,一句話關鍵人家有錢給幹部行賄,我沒錢給幹部行賄,導致連個貧困戶、村幹部都給不辦,人就是越窮、越沒錢給幹部行賄,我家生活困難就在我草地旁邊推了幾畝生活用地,結果被拘留抓捕,外來人員楊福懷推幾十畝、幾百畝也沒見一個官員來抓他、拘留他,實在想不通這裡還有真理在嗎?

、關於貧困戶幫扶政策落實情況,據當地百姓講:扶貧都是扶給了幹部的親戚朋友,這就型的(厚親待友現象),據牧民講:古其圖是村裡最貧困的人家,壹家4口人就古其圖壹個人的草地,因沒給村幹部行賄送錢,村幹部就不給鄉扶貧辦上報這戶人家的困難。


這就是60多歲的日格吉布大字不識一個,楊福懷竟然勾結地方官員出假證明坑他,這叫喪盡天良

、還有一戶牧民大字不識一個,83年草地到戶日格吉布將6畝草地承包給楊福懷,承包期為十年,因為日格吉布不小心將十年的土地承包合同丟失了,楊福懷就欺日格吉布沒文化不識字,就私自偽造一份草地轉讓承包合同,合同期限為:長期擁有這6畝草地使用權,但偽造的合同沒有日格吉布的簽字,楊福懷就自己找人簽了字,地方蘇木長趙建章就不分合同的真與假就給楊福懷出具了一份紅頭文件,支持楊福懷的假合同讓其繼續無償耕種草地到

2028年這就是赤裸裸搶奪,日格吉布狀告無門欲哭無淚,為什麼你們要合著伙坑我這個不識字的老牧人。


黨員在冠狀病毒面前體現了黨員帶頭作用,但伊和烏素蘇木錫日摩仁村黨員把捐來的錢款以及物資大肆揮霍中飽私囊,那麼性質就變了?

、牧民們提起今年2020年的疫情捐款簡直是憤恨無比,說道:今年的疫情捐款牧民很是多高興,捐了4.9萬以及很多的物資,結局是都讓村委會的黨員們私分了。大隊書記白玉祥把國家2017年給村上資助圍欄也給私自賣了,錢到自己腰包了,這種做法:其性質之惡劣十分可惡,牧民的心聲就是最好的答案,必須嚴查這些害群之馬,否則就影響我黨在百姓心目中的公信力。

編輯:焱濃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