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PathHome > > 法制 > 反腐
0

村官侄兒被副縣級叔父舉報涉詐騙獲刑—自己占有涉案贓款卻無罪

  • 索引1054
  • 发布时间2019-06-09
  • 点击次数
  • 加入收藏
  • 发表评论
  • 语音阅读

                            村官侄兒被副縣級叔父舉報涉詐騙獲刑—自己占有涉案贓款卻無罪



香港環球新聞在線內蒙訊:2019年5月31日,中央掃黑除惡第15督導組空降內蒙古自治區,帶隊組長是現任十三屆全國政協常委,提案委員會副主任支樹平,副組長是中央政法委副部級領導徐海斌。

旋即,壹場橫掃自治區的掃黑除惡打傘風暴就此拉開。

中央掃黑除惡第20督導組頂著巨大的壓力揭開了震驚全國的“孫小果案”。5月30日,中央決定派出大要案督辦組,赴雲南省對孫小果案查處工作進行指導督辦。

據悉,全國掃黑辦大要案督辦組已於6月4日進駐昆明,將督促雲南省有關部門依法加快孫小果案辦理進度,切實把案件辦成經得起法律和歷史檢驗的鐵案。

在內蒙古自治區最嚴厲的反腐敗過程中,將迎來怎樣的掃黑打傘,備受期待。

據多家自媒體及當地老百姓反映,鄂爾多斯市準格爾旗“劉雨詐騙案,烏蘭詐騙案,王巧秀貪汙案”,三起刑事案件背後隱藏著不可告人的秘密。準格爾旗知名法律界人士郝某講:“要想打開三起案件的廬山真面目,必須的得到自治區有關部門的重視。

2012年內蒙古伊東煤炭集團古城煤礦臨時占用準格爾旗納日松鎮二長渠村土地,臨占期限為2年,對土地及地上附著物給予村民合理的經濟補償。與副村長劉雨簽訂補償協議時,由於劉雨家育有3.5畝油松樹苗(350萬株)需要補償,經過多次協商,最終商議補償210萬元。這210萬元油松樹苗補償款又以變通的補償方式(本次簽訂協議的通用方式)登記在協議中。由於劉雨家的補償協議中還登記著其叔父劉福生及爺爺奶奶(雙老已去世)的7間閑置舊宅子,恰恰210萬元補償款中的81.84萬元變通在7間閑置舊宅子中。劉福生認為81.84萬元由其所有,叔侄倆產生糾紛。2013年經過鎮政府、村委會的協調,81.84萬元中的43萬元直接伊東煤炭集團照顧給副縣級老領導劉福生,剩余的38.84萬元發放給劉雨家,劉雨少領的43萬元等下次占用劉雨兒子家房屋時補回來。就這樣43萬元進入了副縣級老領導劉福生的腰包中。

2014年,劉福生舉報侄兒劉雨詐騙其81.84萬元,準格爾旗公安局認為是壹起經濟糾紛未立案。不同尋常的是準格爾旗檢察院立案了,先後以詐騙劉福生、國家、伊東煤炭集團展開偵查,最終以詐騙伊東煤炭集團81.84萬元公訴到法院。歷時經過3次庭審,壹審宣判劉雨獲刑4年3個月有期徒刑。劉雨不服,上訴於鄂爾多斯市中院,二審維持原判。經查閱,起訴書的涉案金額與判決書的涉案金額出現了嚴重的不符,伊東煤炭集團出具的情況說明對補償協議的簽訂、補償款的發放知情認可,與詐騙本單位的案件證據相對而立,伊東煤炭集團始終未報案認為本單位受騙,劉福生領取的43萬元由劉雨獲刑。帶著壹系列的疑問,鄂爾多斯地區相關部門整體敷衍、推諉,使案件得不到合法合規的處理,地方司法保護嚴重的影響了案件的公正判決,使案件經不得起法律檢驗。

另外,據烏蘭的親屬雲某說:“烏蘭案中涉案款與事實嚴重不符,經濟糾紛刑事化使案件更加撲朔迷離,案件事實需要從新考證。
王巧秀貪汙案的導火索是自己作為壹名戶籍民警,違法違規為親屬及領導上百余人辦理假戶口套取移民樓房及補償款,準格爾旗檢察院只公訴了違法辦理的其中幾套,背後隱藏著真相壹定會讓自治區監察委員會領導大吃壹驚,希望得到自治區領導重視。

在中央掃黑除惡第15督導組督導內蒙古自治區工作動員會上,內蒙古自治區黨委書記李紀恒表示,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是以習近平同誌為核心的黨中央作出的重大決策部署。掃黑除惡督導工作是深化專項鬥爭的有力抓手,是推動中央決策部署落實落地的重大舉措。全區各級各有關部門要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於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重要指示精神和黨中央決策部署,站在講政治、講忠誠、講擔當的高度,不折不扣落實好中央掃黑除惡督導部署要求,全力配合保障中央督導組開展督導,紮實做好督導整改工作,通過督導把問題查得更深、把短板找得更準,把責任落得更實、把工作做得更好。要以中央督導為契機,以決勝意誌、攻堅勇氣和雷霆行動,掀起掃黑除惡壹波又壹波的強大攻勢,堅決奪取專項鬥爭全面勝利,切實把祖國北疆安全穩定屏障建設得更加牢固,為建設亮麗內蒙古、共圓偉大中國夢創造安全穩定的社會環境。

我們相信此次掃黑除惡打傘行動,雖然不惡,但打傘促使司法公正,樹立司法形象。

編輯:焱濃

0